Hyperloop TT创始人Bibop Gresta:未来有望在中国建设2000公里Hyperloop线路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美国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Hyperloop TT)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Bibop Gresta表示,Hyperloop TT希望未来在中国建设2000公里超级高铁线路。

“我们正在与五个省份进行洽谈。贵州是我们签署协议的第一个省份,”Bibop Gresta在天津世界经济论坛举行的新领军者年会期间接受中金投X采访时说道。

该公司在两个月前的公告中表示,Hyperloop TT已经就在中国建立第一条线路与中国西南地区的贵州省达成协议。该交易是Hyperloop TT的第三个商业协议,也是继此前2018年早些时候在阿布扎比和乌克兰发布了类似协议之后的又一个商业协议。

Bibop Gresta接受采访时说道:“将来我们不会参与承建,维护或运营,而是作为拥有丰富知识和知识产权(IP)技术的授权公司。在贵州,我们预计将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可行性研究,然后花费38个月的时间来建设第一条线路。我们打算在中国最多花费5年的时间使线路投入运行,之后计划在中国建造2000公里超级高铁线路”。

据人民日报报道,贵州铜仁的超级高铁项目预计耗资约100亿元人民币(约15亿美元),总距离为60公里(37.2英里)。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Hyperloop TT专注于建造超高铁系统,使胶囊舱能够在真空管道中运行,这一设想由技术巨头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率先提出。据说该技术可以使胶囊列车移动速度达到每小时1,223公里(760英里/小时)。

Hyperloop TT提出此计划时正值中国卷入与美国的激烈贸易战之际。白宫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指责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知识产权侵权和强制性的技术转让。Bibop Gresta还谈论了Hyperloop TT在中国开展业务时如何处理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

请继续阅读Hyperloop TT创始人Bibop Gresta与中金投X首席记者Nina Xiang之间的访谈问答实录(略有修改编辑)

问:能否向那些不熟悉Hyperloop TT的观众做下简单的介绍?

答:我们是第一家将马斯克在真空管道内以音速方式穿行的设想变成现实的公司。想象一下,将一个装满人的胶囊舱放入管中,将空气从管中吸出,这样就没有阻力了,你可以用几乎一小部分能量将人从A点移动到B点。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事实上这是我们正在做的。

问:贵司在研发方面取得了多大进展?这项技术现在成熟了吗?

答:我们已完成所有测试和原型设计,现在已经开始施工。法国图卢兹有一个大型的原型建筑。它将分为两部分。一个是320米,另一个是1.4公里。这是认证轨道,也将用于技术认的证。

我们已经开始在阿布扎比开发第一条商业线路。最近,我们与贵州省铜仁市的当地政府签署了在中国建立第一条商业线路的协议。

问:确实,有很多潜力,但在成本和潜在风险方面,如何实现该技术也存在很多质疑和疑问。其中一个质疑就是关于它的安全性。

您能否告诉我们安全方面是如何打算的以及贵司计划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答:所有的质疑都是基于超级高铁的初始设计。没有人真正观察我们在做什么。关于超级高铁,您必须了解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是它是基于现有技术的。

首先,我们所做的是将合作伙伴和技术开发人员聚集在一起。最大的挑战来自于管道。我们使用了世界上生产第一个碳钢管的顶级管道制造商之一。同时,我们也使用新的聚合物,这是一种增加阻力并可以挤压到位的新材料。该管道的直径可达到4米,留出足够的胶囊管空间,因此不会出现任何损伤问题。

最重要的是当我们将管道加压到一帕斯卡的时候,我们的胶囊舱是处于完全无疲劳状态。因此,我们没有航空航天业必须应对的压力问题。这就像一架没有机翼和断点的大型飞机。

问:管道接近真空,对吗?

答:是的,每10公里就可以可以通过抽运系统获得近真空。我们有10个容器,每个都含泵。我们将外部压力从一巴(100000帕斯卡)降低到一帕斯卡,这几乎是太空的压力。

一旦你保持这样的压力,你只需要10%的能源来维持真空,所以是非常有效。不需要任何复杂的仪器来维持气压,我们使用现有的泵来获得真空。

问:如果发生地震,自然灾害或管道结构中的微小断裂,会怎样?

答:我们分开来说。首先是如何构建一个能够抵抗里氏9.2级的系统。这并不复杂,因为我们的技术实际上可以在每平方英寸30,000磅的阻力下建造塔架,这意味着每平方英尺200,000千帕的压力。通过使用一种新型混凝土,就可以抵御这样的地震。我们使用地震隔离器来对消使管道可以扩张。

我们还使用热膨胀接头,这是一项非常成熟的技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一直用于泵的生产。这些问题很早以前就已经解决了,我们只是以最创新的方式来实施。

另一方面是如何保持管内的安全性。当人体暴露在真空中时,可能存在危险。实际上,如果出现问题,我们可以密封有问题的管子的部分,然后立即打开阀门。因此,空气会重新充满管道,避免出现阿姆斯特朗极限的情况。这种情况下,呼吸不会出现没有任何问题,人员可以从紧急出口撤离。因此,这是最安全的地面建筑,也保证了极高的效率。

我们建造超级高铁,也考虑到了它的安全性。胶囊舱不会卡在中间或转移到建筑物内,而且可以保护乘客可以免受天气或沙子等外部因素的影响。

最重要的一方面是我们消除了运输中最大的隐患:人为因素。人为错误是导致运输行业事故的70%。我们使用人工智能不仅可以保持胶囊舱之间的一致性,还可以保持胶囊舱的安全性和可控性。由人来监督。这是有史以来最安全的(运输方式)。

问:另一个问题是关于它的成本。当下我们有这么多的交通方式,您如何证明为实施这项新技术所花费建设全新基础设施的成本是合理的?

答:交通的两项主要成本与道路的通行权和电气有关。

首先,我们尝试在铁轨顶部或公路上面建造。当行不通的时候,我们转入地下。这些将大大减少对地面的影响,因为我们不分割土地,不会削弱土地的价值。

另一个重要方面是每公里的成本。如果你分析轨道或高速轨道的各种费用,就会发现成本在于电气(非常昂贵)。电气化意味着必须建造绵延数英里的铁轨,并且使它们通电并建造基础设施的主干网。如果是高速铁路,还必须进行超级连接。悬浮系统是使用主动悬浮系统制造的,这意味着将消耗了大量的能源,没人能赚钱。这些基础设施都是基于补贴的。

而超级高铁,会有一个管道,真空消耗最小,可以使胶囊悬浮。管道上只有层压铝。在胶囊舱上有巨大的钕磁铁,可以与被动悬浮系统一起工作,这意味着它就不需要电力。

根据劳伦斯利弗莫尔实验室于1995年发现的原理,实际上可以通过“循环”(Recurrent)的原理使胶囊舱悬浮。因此,通过移动这些特殊配置的磁铁,可以在不使用电的情况下产生悬浮。只需要一个线性马达来推动胶囊,就可以以非常便宜和高效的方式达到悬浮。这是一个可以在8到15年内实现投资的系统。这是前所未有的。

政府可以与像Hyperloop TT这样的私营公司合作,建立合作关系,政府投入20%,公司投入80%。私营公司和政府都可以实现其投资目标。该联合企业支付并向政府提供实际运营基础设施的资金。

问:您乘坐上海磁悬浮列车了吗?您觉得怎么样呢?

答:当然。我认为总体体验一般。它不是以人为中心的。

对于超级高铁,我们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我们是尽可能多地移动胶囊舱,每30秒就有胶囊舱就可以驶离,而不是移动尽可能多的人,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非常低效。第一个胶囊舱可以到达B点,第二个胶囊可以到达C点,第三个胶囊可以到达D点。我们将完全优化并通过量身定制的空间提供乘客所需的服务,使用新技术来保证乘客的需要。这是一种全新的交通概念。

问:通过乘坐上海磁悬浮列车并体验它的移动程度,您是否获得了任何灵感或启发或其他思考?

答:高速铁路可以向你展示速度的相对性。我们在车厢里感觉不到速度,因为速度是慢慢提升的,所以感觉不到。

超级高铁也是这样子的。 唯一的区别是我们将在不让乘客感受到移动的情况下更快地加速到声音的速度。声速不是速度的衡量标准,而是衡量加速度的标准。而关键是在水平方向加速小于1G而在横向加速小于0.5G,因此乘客可以不断获得舒适的体验。这样的速度之下,人是感觉不到移动的。

问:请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贵公司在贵州省开展的项目。这个项目是如何达成地?

答:过去五年来,我们对中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和政府。我们与多个省份接洽。贵州目前是最贫穷的省份之一,但有机会成为增长最快的中国省份。就发展和提升基础设施而言,贵州实际上是最具进取心的省份。贵州也有山,苛刻的环境地形非常具有吸引力,对我们来说也很具有挑战性。因为我们可以进行实验,并开发出几种新技术。

我们已经与盈创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合作,这是一家中国3D打印技术公司,也是该技术的市场领导者。结合我们的特殊专利和方法,将是一个在这种地形实际开发技术的机会。之后我们可以将它推广到全世界。对于我们来说,贵州是中国游客的第一旅游目的地,因此它也是建立中国第一个超级高铁的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地方。

问:选择贵州之前贵公司与多少城市或省份洽谈过?

答:我们现在正在和五个省进行对话。贵州是我们签署协议的第一个省份。

问:那么贵公司将来可能签署更多协议?

答:正在讨论其他项目。

问:中国政府试图吸引像贵公司这样的外国技术公司,您对他们的整体印象如何?和他们合作容易吗?

答:在与中国政府接触的过程中,我们还是有看到改变的。 其中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怀疑。现在我们双方的合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对在中国建造超级高铁有了更具体理解。

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超级高铁有很大的机会。因为人口密集,需要更快,可持续和更有效的方式来运输人员和货物,执政党逐渐接纳并且变得更有勇气来实验和实施这项新技术。

我们知道高速公路,公路和高速铁路不适合中国。它们没有规模,太贵而且效率很低。给中国人生活质量的提升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在污染和车祸方面,北京现在处于崩溃的边缘,因此他们需要一种新的解决方案。

问:贵公司可以从贵州政府方面获得什么样的支持?

答:我们正在讨论可能涉及当地合作伙伴的投资机会。我们的想法是不仅与政府合作,还包括有价值的参与者和行业合作伙伴。我们将宣布共同执行该项目的公司的阵容。对此我们非常兴奋。

问:这种投资方法是否是贵公司未来投资项目的首选方式?

答:是的。 Hyperloop TT的方式就是将来我们不会参与建造,维护或运营,而是充当拥有丰富知识和知识产权(IP)技术的授权公司。这些技术将授权给当地合作伙伴,他们将在当地负责建造,维护和运营。

问:外国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来中国时,会存在很多担忧。他们担心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您会担心吗?贵公司采取了哪些措施来确保技术不会受到侵犯?

答:目前我们将确保核心技术在中国境外生产。当合作关系确定时,这是我们在贵州第一次研讨会的主题之一。我们当时做的是在研讨会上请贵州政府回答这个问题:是否能帮助我们信任你并创造一个合适的环境来确保知识产权得到尊重?

我们把每个人的资产和知识融合在一起。中国看到了这种新的企业精神的变化。中国本身在很多技术和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我相信现在中国有一种新的意识正在增长,需要开始认真考虑实施版权和解决方案,不仅可以保护外国人在中国市场的版权,也是促使我们尊重的中国的技术。我相信我们正处在中国企业精神的新时刻,这肯定会促进对知识产权以及合作伙伴知识产权的尊重。

问:您认为中国政府或您的中国合作伙伴可以采取哪些措施让您对授权技术更放心呢?

答:共同投资是一个好方法。项目的成功依赖于双方。如果我们能够在一方违规情况下给予某些重罚,那将会有所帮助。但我认为最重要的保证是形成一种信任关系。当合作伙伴都为合作关系做出贡献并提升了价值时,我认为我们可以共同创造一个惊人的商业故事。

问:您能否预测一下贵州项目的时间进程以及其他潜在项目,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范围内?

答:在贵州,我们预计进行为期6个月的可行性研究,然后是花费38个月来实施第一条超级高铁线路。我们正在讨论最多花费五年的时间投入运行。然后我们计划每年在中国推出2000公里。

问:您是否有发现尝试开发类似Hyperloop TT技术的中国企业?

A:我读了几篇文章。 随着更深层次的了解,我们发现目前没有比较具体的企业。 我强烈支持与其他公司的竞争。 在看到其他公司实施之前,我们独自在市场上存在了两年。 如果其他公司想加入这个美妙的旅程,我们将非常高兴。 当然,我们拥有超级高铁的品牌,因此我们也会将品牌授权给其他想加入的公司。但我们希望将来会有10个超级高铁公司。 市场巨大我们可以共同发展,某种程度上我希望这在将来可以实现。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