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为孟醒点拨AI初创企业:放弃技术平台梦,大力深耕细分市场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提及中国风投企业顺为资本的副总裁兼入驻企业家孟醒,用一个“忙”字来形容他总显可能也许过于轻描淡写。

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位年轻的风险投资人及企业家成功地创办了两家人工智能(AI)初创企业,其中一家图像识别AI公司后来被亚马逊收购,另一家被中国上市公司收购。这前后,他曾在香港的摩根大通投行部及美国博彩娱乐巨头Caesars Entertainment任职,拥有麻省理工大学斯隆商学院MBA学位。

2016年3月,孟醒加入顺为资本,一家由中国富豪企业家及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联合创办的风投企业,现管理资产规模达20亿美元。截至目前,孟醒已经筛选了超过200多家AI创业公司,去年他主导了顺为资本对9家AI公司的投资。

虽然孟醒创业事业的首次成功是在图像识别领域,但他认为图像识别类的单一AI创业公司在中国市场单打独斗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为了活下来以及获取发展,中国AI企业必须瞄准垂直细分产业,打造细分产品。孟醒现在寻求的是一家能够将人工智能应用在特定场景下的细分产品公司。

在孟醒看来,最可能产生新一代优秀科技企业的产业有金融科技、医疗、监控、农业及无人驾驶。

在今年加州圣莫尼卡召开的蒙哥马利峰会(Montgomery Summit)期间,孟醒接受了中国金融投资网(China Money Network)主持人向冀的专访。

请继续阅读我们的访谈问答。请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中国金融播客,或订阅中国金融投资网每周简讯。此外您还可以订阅中国金融播客的Youtube频道优酷频道

问:您能简单介绍下顺为资本吗?

答:顺为资本是由雷军和许达来于2011年创办的一家风投公司。目前我们拥有三支美元基金和两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规模约20亿美元。成立之初到现在,我们累计投资了200多家企业,涉足物联网、金融科技、农业、房地产、成熟科技等领域。

我个人重点投资科技型企业,尤其专注人工智能、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及3D技术领域内的A轮及B轮早期项目投资。

问:加盟顺为之前,您有一段精彩的职业经历。能详细介绍下吗?

答:2007年,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香港的摩根大通投资银行部,负责TMT项目。之后我开始创业,开了一些公司,但真正谈得上成功的要数我在2012年还在读麻省理工MBA期间做的Orbeus。这家公司总部位于波士顿,我们主要开发图像识别与物体识别技术。2015年它被亚马逊收购。后来我加入了Caesars Entertainment,一家国际性的博彩娱乐公司,两年间负责亚太区的互动娱乐业务。

在此之后,我创办了知图科技(Cogtu),是借助图像识别构建原生广告网络的一家创业技术公司。这家公司后来也卖给了一家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去年,我加入了顺为资本。

问:在顺为期间,您投资了许多AI初创企业。至今由您审核的公司有多少家?您对这些创业公司的总体看法如何?

答:就广义的人工智能领域而言,大约200多家。去年我们投资了大概9家企业。

在筛选项目时,我们首先会考虑的是公司的创始人。优秀的公司或风险投资者们趋之若鹜的公司均是那些由顶尖研究性院校或谷歌、Facebook这类巨头旗下研究所出来的研究科学家创办的企业。

问题是这些研究人员虽然发表过许多专业学术论文,但当他们投身于创业圈时,真正需要的是寻找一个细分市场或细分产品,并找到强有力的商业合作伙伴。

比方我做的第一家企业Orbeus。当时我们尝试构建一个基础平台,将我们的面部识别引擎放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并不太考虑客户会如何利用它,而只是想打造最好的引擎,打败其他竞争对手。在我创办第二家公司时,我们放弃了这一做法,而是专注做线上广告。我们通过产品实际获得的转化率以及是否能做出好广告作为衡量及判断的标准。

所以如今我们会瞄准一些特定的垂直产业,并不是一家通常的脸部识别技术公司,而是想要一家能够将人工智能应用在特定场景下的公司。

问:所以您并不看好旷视科技和商汤科技这两家图像识别公司吗?

答:我认为这些发展较早的创业公司明白这一点,并已在寻找他们的细分市场。有些专注做金融科技,有些专注于监控领域。他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未来会更趋向于垂直整合,打造出服务型产品公司,而非单纯的科技公司。

我认为如果他们能找到一个非常好的细分市场,在此基础上发展,专注于垂直整合,未来会发展得很好。但如果在未来三到四年内不能做到这点,很有可能会面临一些问题。

问:除了无人驾驶,您希望人工智能运用在其它哪些垂直领域?

答:目前医疗领域有许多AI相关应用,尤其是利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读取医学病历及医患之间的谈话方面;CT结合图像识别技术用于分析病情。谷歌的DeepMind正着手进行这一研究项目。

我们还看到一些将AI运用在农业领域的公司。我们近期投资了一家这样的公司,不过目前还不能公开。这家公司的技术能让机器人手臂变得更加智能。像ABB、库卡(KUKA)、优傲机器人(Universal Robots)这类传统的公司通常在打造高精密机械手臂方面拥有强大的技术后盾,但他们的产品并不是非常智能。我们投的这家企业在工业机器人手臂中置入了摄像头,能对周围环境进行自动校准及三维重构,以此达到让工业手臂完成分拣等更多功能的目的。

从图像识别、深度学习到分析卫星图像、AI无人机,这些也都是人工智能在农业方面可发展的应用范畴。

问:在中国,技术普及的速度和规模都很惊人。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些对于中国AI企业在发展速度及规模上的个人观察及看法吗?

答:我认为人工智能普及的速度并没有移动互联网革命来的那么快。许多人还在设法找出发展AI的正确方向。

但在中国,任何项目执行的速度都是无与伦比的。例如,亚马逊无人超市(Amazon Go)在数月前刚被推出。这是一种无需收银台或店员的便利超市,不过会有许多摄像头。当消费者从货架上取下商品时,他/她的亚马逊账户会自动生成该商品的订单,完成结算。

在亚马逊公布这一消息后大约一到两个月,中国出现了四到五家类似的公司。我并不是说这些公司效仿速度快,因为这些企业用的是不同的技术,而且他们的产品融入了许多本土化元素。

问:中国人工智能技术未来会有哪些主要趋势?

答:首先,我认为未来许多企业会朝垂直产业深度发展,更多垂直领域将被开发。我认为发展最好的垂直领域当属B2B市场。这一市场内消费者的购买决策以市场为驱动,而不是政府驱动或政策驱动。此外,还可能出现一些实力超群的领军企业,像监控行业。

比如,中国的工业生产及农业领域,目前还没有出现在市场份额上占绝对优势的主导企业。此外,企业的购买决策完全属于市场导向型。我相信这些领域会涌现出一批优秀企业。

同时,还有不少传统工业企业正拼命提升智能化水平。单单发展AI是无法做好的,只有当AI与业务相结合才能发挥其优势。这些企业通常拥有能轻松与AI相结合的业务,他们正在加快收购与合作的速度。

问:您怎样看待AI初创企业的估值?是不是高得离谱?

答:我认为当你在评论说离谱的时候,无形中是将企业目前估值与其当前产生的实际业务价值作比较。实际上,我非常希望一些创业公司能够找到自己的细分市场,并在未来创造巨大收益。

如果我们所看好的所有这些产业——像无人驾驶、监控及金融科技——无法实现转型,很快就会看到一个大规模的市场调整。但这一形势出现的可能性,我认为,没有那么大。

比方说,据我所知,目前将图像识别技术应用在监控领域的AI公司已获得了可观的收入。这些公司在未来几年内会实现独立上市。

问:对于刚才您提及的这些企业,您预计的增长率是多少?

答:我预期增长率可能会很高,每年增长五倍甚至十倍。这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些企业增长的基数低,可能就200万元。不过当然,即便增长率如此,要想匹配这些高估值还需花上几年时间。

好处是当他们发展业务时会收集许多数据,这些数据能在二次传播中实现货币化。大数据的概念已谈论许多年了,但真正想到实现大数据货币化的也就在近两年。我认为一年前,这一领域的价值还不是很高。但如今,你会看到这一行开始能直接或间接地产生收益。

问:2016年是人工智能进入科技企业及风投圈视野的一年。那么,您认为人工智能的爆发会维持多久?

答:我认为这种大众普遍谈论的热门景象不会维持太久。我觉得两年后人工智能就没有现在那么火了。因为到那时,它会成为一项基础技术,就像如今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

孟醒简介:

孟醒是顺为资本副总裁兼入驻企业家。他在人工智能及网游方面拥有丰富的创业经验。加入顺为资本之前,他曾在波士顿及北京创办过两家知名的图像识别企业。在此之前,他曾在Caesars Entertainment任职互动娱乐业务亚太区负责人,在香港的摩根大通投资银行部负责TMT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