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场郎春晖:人工智能团队没几个人张嘴就是估值五千万美金

创新工场投资合伙人郎春晖今日就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和教育行业发表了观点。郎女士于2010年加入创新工场,拥有十余年TMT产业投资与研究经验。加入创新工场之前,她曾供职于国内顶尖的TMT研究咨询公司易观国际,历任研究总监、咨询总监和助理总裁。其下是郎女士在由中国金融投资网主办的2017中国教育投资圆桌会议上发表的观点。

关于教育和人工智能(AI)的结合

朗春晖:我将从两个方面说。首先说下AI,为什么我要说AI,过去的半年可能AI听得比较多,因为反复有人跑过来问我说AI是不是泡沫,我天天都在回答这个问题。很多人问我说,出了个团队,没几个人,张嘴就是估值五千万美金起。

我说现在投资AI团队不是投资估值的合理性,是投资团队的稀缺性。因为在中国市场能成建制的出AI团队很少,只有几个,百度的凤巢、谷歌、微软亚洲研究院,还有以前的雅虎北京研究院,解散了,就是去年被解散的。只有这几家,我说能成建制的出,因为其它可能只有一两位科学家,没法组成TEAM。

这样我们算下来,全国包括一些回国的海外华人,有可能组成非常优秀的成建制的AI团队,可能有五十家,我们认为是TOP TEAM。但现在市场有多少家基金?我2002年开始做投资的时候,市场上做互联网早期投资的不超过50个人,但现在有多少人我已经认不全了,虽然这块我认识很多。因为去年在基金协会注册过、有从业资格证的基金有2万家,加上没注册过的10万家。如果每家有10个人的话就有100万。所以这五十家团队够分吗?不够分。

所以大家投的是团队的稀缺性。但是只有稀缺性够吗?不够。另外还需要功效性,就是效率。你这个团队出的AI是不是真的能帮助提升效率。如果能,你这50个团队各个牛逼,各个值钱。我举一个我投的项目,不是教育方面的。因为现在实际上能最快用到AI的是金融方面。因为首先需要海量数据。做AI必须要有海量数据,AI才能跑得起来,否则就是用火箭打蚊子,没有意义。而金融一定是AI跑的最快的。

我投的一家现金贷业务公司。去年年初这家公司的月放贷额只有3个亿,只是第二梯队,那时候第一梯队放贷额超过10亿的已经有两家了。很多人当时不理解为什么我会投一个二流梯队。我说它现在规模是二流,但团队不是二流。它的团队是百度凤巢出来的。它所有审核都是100%机器审核,而其它的基本是80%机器审核加20%的人工。人工审核会有很多漏洞。羊毛党很容易突破人的这些漏洞,知道你的弱点在哪里。但机器是不行的。机器的模型不叫专家模型。一般人工的模型即专家模型,它会告诉你什么东西是合理的,但机器就是一个推动。它不知道什么叫合理不合理,但一旦出现异动,它会第一时间分析出来,第一时间反馈。它的结果是什么?去年年初我们月放贷额是3亿,到12月份是17亿,现在已经是第一名了。而且它的坏账率是最低的,别人逾期是按三个逾期,我们是按两个逾期。

这是我们在说人工智能为什么现在会火。那回过来讲教育。我也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投的盒子鱼,现在只是小试牛刀。我们把它放在上面,发现我们终于开窍了。什么叫开窍了。我刚才说到,因为盒子鱼有这个功效,教师本能地会把它带进课堂。但是我们能从学校这里挣到钱吗?根本不可能增长。那这个公司怎么挣钱?否则永远就像王总(王厉宏,贝恩资本)说的那样,我们投了一个很好的公司,但我不如他们投的公司挣钱。但是他们把给付的加上后,他们开始在实践上做一对一,和线上的一对四小班课。现在虽然只测试了一个月,但效果特别好。它所有的排课全都是没有任何人为干预,相关数字我就不方便报了。

AR和VR在教育行业的应用

答: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听起来很像,容易把它们混淆在一起,但其实完全是两回事。AR与VR就像手机的触摸屏,是一种新型的交互方式。大家以前用手机都用键盘,但现在发现可以交互了。AR与VR也是一种新的交互,跟AI人工智能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创新工场目前正积极布局人工智能,也就是AI。但我可以说在过去三年我们在AR、VR方面没有任何跟进,因为我觉得这种交互方式的技术、应用场景等各方面没有(突破口),所以我们不是特别看好。

问:把中国教育放在国际背景下看,中国教育企业与国际上教育企业中间碰撞后会有哪些可以互相学习的地方?

答:这个问题太大了。我觉得如果要把美国企业搬到中国来,可以说必死无疑。大家听过互联网魔咒这件事吗?就是任何外资的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后会必死。我后来在某次会上说,有家公司可能要打破这一魔咒,这就是Uber。

这是我在三年前说的,前提是政府不出手等等。结果三年后它被滴滴收购了。后来有人质问我,说三年前郎总说这个魔咒会被Uber打破,现在你看它已经被收了。我说,你知道滴滴收Uber中国的交易结构是什么吗?首先要给Uber十亿美金的Cash,另加350亿美金的对价,20%的股权。也就是一个Uber China大概换回了80亿美金。

但现在滴滴什么状况?滴滴在网约车出来前线上每日活跃司机是360万,现在它再也不敢公布日活跃司机数了。因为我们帮它粗算了下,如果严格按照网约车政策,像北京这样京人京牌1.8P以上的要求,该数值可能会降到10万人。全国各地不可能都这么严格,我们姑且认为它不会降到10万人,降到36万人,十分之一,那也是很可怕的。

因为一个网络的价格或价值是和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如果用户数降到十分之一,那它350亿美金的估值还是否能维持?所以我说在这笔交易结构中滴滴根本没有赚便宜。而且滴滴收购Uber是它犯的最大错误。如果滴滴不收购Uber,政府不会这么快出台网约车政策,前面四年都没有出台。滴滴变成了市场90%的垄断者,这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会被政府扼杀。我觉得外国机构要想进入中国,要向Uber学习,看看他们怎么操作,否则别想进入中国。我是挺佩服这家公司的。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