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新星碳云智能欲为8亿微信用户打造数字化生命管理工具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从很小的年纪开始,王俊就钻入了对一个最基本哲学问题的牛角尖:什么是生命?

这位原中国基因测序巨头华大基因首席执行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通过在北大人工智能方向的深入学习朝着这个梦想前进。在其本科时期的一次实验中,他发现计算机确实能准确模拟出现实中瓢虫捕食的动作模式。

但当时正处于个人计算机时代发展的初期,王俊清楚地意识到计算机还不能同人类一样思考——至少在计算机水平及数据资料相对匮乏的那个年代还不足以实现。

因而,王俊决心开启另一把打开生命秘密之门的钥匙——基因组学。1999年,在学习了人工智能,计算机和生物物理后,他参与创建了华大基因。该公司曾代表中国参与总投入达30亿美元的人类基因组计划。

在华大基因任职期间,他曾主导了三轮融资,累计融资约10亿美元,并带领团队成功收购美国上市公司Complete Genomics。同时,王俊很快先后参与了籼稻基因组计划及2003年的SARS病毒解码工作。

2015年,王俊离开华大基因(不过仍为该公司董事会成员和股东)并创办了碳云智能,因为他意识到单靠基因本身无法解码生命。”比如说,如果我吃多了,就会长胖。跑了马拉松,身体就会有不一样的反应,虽然我的基因组不会变化,”他在采访中说道。

碳云智能想要做的是将基因组学结合其它一切健康要素(如代谢物、细菌及生活方式等),为每位愿意支付至少30美金的用户创造一个数字化的生命形式,助其更好地了解和管理生命及健康。

“比方说,可以利用这个数字化的‘我’去观察我的身体对一杯咖啡(或者是某种药物和治疗方案)的反应,”他解释道。随着中国科技巨头腾讯公司业已成为碳云智能的主要投资方,目前该公司正开发一款针对腾讯旗下热门聊天工具微信的新数据产品,意欲直接将其数字化生命产品提供给超8亿微信用户群。

碳云智能已经向七家生物科技公司投资共计4亿美元,并建立一个数字生命联盟以实现王俊的宏大目标。五家美国公司,包括SomaLogic, HealthTell, PatiensLikeMe, AOBiome, GALT,一家以色列公司Imagu Vision和一家中国公司天津强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各自为该联盟带来了核心技术和资源,比如蛋白质检测,个体免疫系统信息,个性化病患社交等。

同时,该公司还正式发布了其首个产品,一个叫做”觅我”的数字化健康管理平台,为用户提供不同精度的数字化生命检测包以及多种健康干预和管理方案。

以上均是王俊的商业版图规划,但他一直相信即便碳基生命会消亡,数字化的个体形式可能最终会在硅基世界中继续存在下去。他已多次公开或私下地主张过这样的观点和雄心。

也许现在考虑这些或许还为时过早,但王俊目前至少需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实现碳云智能的商业目标。这家初创企业在成立后短短6个月间迅速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全球成长为”独角兽”最快的初创公司。

虽然王俊表示碳云智能目前的估值是其历史最低的时刻,但他仍需说服消费者为其产品买单。并且,数字化的生命能多有效地改变人类行为仍然需被证明。

有趣的是,王俊提到其在SARS病毒解码及其它”很多项目”上经常连续工作36个小时。如果能够看到其数字化生命在经受如此高强度工作后所受到的损伤,他是否会中断工作去补觉呢?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请继续阅读我们的访谈问答。记得在iTunes商店内订阅中国金融播客,或订阅中国金融投资网每周简讯。此外您还可以订阅中国金融播客的Youtube频道优酷频道

问:您知道碳云智能是迄今为止全球成长为”独角兽”最快的企业吗?

答:还没有意识到这点。成长为独角兽企业其实并非我的目标。我们创建这家公司的初衷是想为社会做些有益的事,使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数字化,也帮助人们更好地管理生命。这个(估值)实质上是对我们的鞭策,因为人们选择相信碳云智能可以在未来创造更多奇迹。

问:让我们稍微往前追溯点。您在北大读的是生物物理学,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对生命科学感兴趣的呢?

答:实际上,我本科所学的就是人工智能。读博的时候就联合创办了华大基因。那个时候,北大还没有基因组学这个专业,所以我最后获得的学位是生物物理学。

问: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没有多少人研究人工智能,您可谓走在了科学的最前沿。那在大学期间,您在人工智能方面学到了什么?

答:那时候,个人计算机刚刚起步。人们开始有了自己的台式电脑。那时我对神经网络做了许多有意思的实验,根本上来说研究的是电脑是否能摆脱人类指令进行自主思考。

我本科时期所面对的第一个课题是研究瓢虫如何捕食。结果证明(我们计算机化的)行为模式几乎与现实生物进化结果相一致。这说明人工智能系统确实能让计算机实现自主思考。

由于我在计算机科学、生物和数学领域的多方面知识背景,很自然地使我开始思考机器是否能和人一样思考。但很快我发现研究这个课题比想象的要困难得多。当时计算机水平和数据资料方面都比较匮乏,而且我们对人的认识实质上也并不充分。

这就是人类基因组计划产生的一部分原因。如果说生命是个程序,那就需要你去解码。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共同创建了华大基因。

问:您还参与了熊猫、大米、黄瓜甚至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俗称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病毒的基因组测序。在参加2003年攻克SARS病毒的项目中,您认为最难忘的体验是什么?

答:我们花了整整36个小时去解码SARS病毒基因组,在此基础上研发了首个诊断试剂盒。我们向各大医院捐赠了30万个试剂盒,以此帮助医护人员根据基因组做出正确的诊断,而非只是通过体温或其它症状进行诊断。

问:您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

答:是的,不过我在很多项目上所耗费的时间都需要差不多36个小时,并非只是SARS这个项目。

问:是什么原因让您在去年选择离开华大基因,决心创建碳云智能?

答:去年6月有了这个想法。但那时我还没有真正离开华大基因,仍是(华大基因的)董事会成员及股东。只是因当下华大基因的运营模式(与我的目标不同),我不再任首席执行官一职。

华大基因做的是基因读取与测序。而我从年少时的梦想就是能了解生命,这需要的远不止基因解码这么简单。从基因到蛋白质、代谢物、血型等等,我们需要的是多方面的信息。

所以我决心创建碳云智能,继续朝这个梦想前进——为了更好地了解生命。同时,也是时机所致。华大基因刚起步的时候,读取一个基因组要花费上亿美金。而如今只需要数百美元。因而,当下对于每个人来说是时候(以更智能的方式)进行基因测序,开始了解自己的生命。

问:华大基因与碳云智能还有哪方面的不同?

答:华大基因和碳云智能提供的数据不同。生命不仅仅只是DNA所构成。DNA只是一个基础。描述你的生命状况需要许多数据,包括蛋白质、代谢物、DNA甲基化、细菌等等。所有这些都不在基因组学的范围内。如果我吃多了,就会长胖。跑了马拉松,身体会有不一样的反应。但我的基因组不会变化。所以生活方式的选择实际上会最终影响到你的生命。

问:那还有其它和碳云智能所做的事类似的公司吗?Deep Genomics算是吗?

答:我并不认为Deep Genomics所做的和我们一样。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想法并不稀奇。我们都知道个体存在差异性,也希望能为不同的个体开发出特定的解决方案。

但如何做到这点?那就是(我们)努力实现数字化,提供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帮助人们更好地管理生命。我觉得目前全世界还没有哪个公司和我们做一样的事情。

问:能和我们简单分享下碳云智能将要推出的首款产品吗?

答:我们将在1月5日对外公布能帮助人们实现数字化管理生命的不同数据产品。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将提供覆盖护肤、营养、保健和医疗护理等多方面的应用。我们将推出数十种乃至成百上千款基于用户个人数据的应用。

问:那么,哪些人群是这些产品的关键目标受众呢?不可能是所有人吧?

答:产品服务的将是所有人。不同档次的数据产品会提供了解个体自身不同的解决方案。最基本的产品只需30-50美金,因而对于想要数字化管理生命的每个人来说都能负担得起。这些产品将从护肤、营养、保健到医疗护理给予用户全方位的服务。高端产品要贵许多,因为要提供关于用户个体的所有信息。这个成本是非常高昂的,不过也更有价值。

问:您所提到的售价是美金,是否意味着这款产品将走向国际市场?

答:是的,我们的产品将面向国际以及中国市场。

问:您目前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吗?譬如在一定时间内公司收益能达到多少?或者用户数?

答:正如我去年所说的,碳云智能将在未来3至5年里积累百万用户的数据。

问:服务于百万用户所需的数据量有多大?

答:这取决于产品类型。不过每个人基本需要近1TB或更多的数据量。

问:碳云智能有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保护个人信息隐私吗?

答:这些信息和(我们储存在)银行的信息一样甚至更重要。用户需要签署同意书,授权我们使用这些数据。我们将以非常严密的方式保护这些数据。目前我们正和腾讯、华为合作(确保数据安全)。

问:目前你们都采取了哪些技术分析这些数据?

答:有三大基本假设:第一,每种生命形式都可以被数字化。第二,每个被数字化的生命都可以被模块化。那么这个被模块化的生命形式就是我们所谓的人工智能,它是一种数字形态、基于硅材料的“自我”(相对于基于碳素的自我)。那么,我可以利用这个数字化的“我”去观察我的身体对一杯咖啡(或某种药物及其它变化)的反应。第三,所有被数字化的生命都可以被互联。它们可以构成一个网络,相互沟通,制造出更有价值的内容。

问:研发这些产品的时候可能会遇到哪些监管风险?

答:如果推出过多有关诊断和治疗方面的医疗产品,我认为将需要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或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审批。这是毋庸置疑的。

问:今年9月,碳云智能收购了以色列公司Imagu Vision。引入这家公司的技术,您将作何打算?

答:(Imagu Vision)这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两位创始人还创办了一家出色的生物信息技术公司——Compugen。他们对人工智能和生物数据方面均有充分的了解。该团队拥有世界最先进的生物数据分析及规范技术,对(我们)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搭建会有极大的帮助。

1月5日,我们将公布向五家美国企业累计投资4亿美元的消息,这次投资将进一步完善碳云智能在生态、数据生成和应用方面的布局。

问:斥资4亿美元用于收购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而任何收购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整合。您对并购后管理有何计划?

答:事实上我已做过了这方面的工作。华大基因对Complete Genomics的收购就执行得非常顺利。要想并购起到作用,你需要一个共同的愿景和信念。我认为碳云智能在这两点上都做到了。

问:由于碳云智能已收购了一家以色列公司,并计划下一步收购五家美企,我想知道碳云智能未来在中国和非中国用户之间的比例是大概多少?

答:这个我们还不太确定。很显然,我们希望拥有百万以上的用户。但随着碳云智能的发展,这个数目可以是三百万或更多。

问:除了这些收购项目,您对公司未来的国际化发展有何计划?

答:目前我们在美国已建立了基地,并考虑是否能将以色列的公司发展为碳云智能在欧洲的研发基地。我们现阶段正考虑这件事情(国际化经营)。

问:从过去经验来看,中国企业鲜有在国际化发展中取得真正成功的,这是否是一条充满风险的发展途径?

答:并不是这样。我认为华大基因在国际市场上就做得相当好。其次,我并没有将碳云智能单纯地定性为一家中国企业。我们更多地将它看作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我们的目标市场不只是一个国家。我们致力于研究的所有这些疾病,都是为了造福所有人类。

问:截至目前,碳云智能已获得了近2亿美元的风险资金。您还有进一步的融资计划吗?

答:目前还没有,不过未来还会做这方面的准备。

问:正如我们一开始所谈到的,碳云智能拥有非常高的估值…

答:我认为这会是公司历史上最低的估值。

问:哈哈,我猜您刚才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您并不担心所谓的高估值陷阱?

答:正如我刚才说的,我认为目前碳云智能处于估值偏低。未来公司的价值会高更多。

问:腾讯作为你们的主要投资者,未来两家公司可能会在哪些领域展开合作?

答:腾讯拥有超过8亿用户的微信2C(面向消费者)平台,因而我们将以一种智能的方式利用这一资源。

问:也就是说,未来我可以在微信上创建一个数字化的自己?

答:目前我们正尝试搭建这样的一个平台,没错。

问:在创办公司的过程中,您认为当前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答: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所有都需要我们从零开始。技术、市场、产品开发、AI算法,所有这些都是新的。但我们确实拥有一个伟大的团队,未来需要通过不断努力实现我们的目标。

王俊简介:

王俊博士,碳云智能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拥有北京大学人工智能方向学士学位、生物信息学方向博士学位。1999年博士期间参与创建华大基因。他曾主导华大基因的三轮融资,累计融资约10亿美元,并带领团队成功收购美国上市公司Complete Genom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