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敏:私募股权二级市场交易或未来几年迎高峰期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新程投资(NewQuest Capital Partners)创始合伙人兼大中华区联席主管林敏

她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她对新程投资直接二级市场投资策略的见解,为什么她认为私募股权二级市场这一退出渠道可能会在未来几年达到顶峰,以及她在中国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投资方面的经验。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能否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新程投资?

答:新程投资由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前亚洲私募股权团队成立,2011年,我们团队从美银美林分拆出来,并募集了第一只基金收购了所有美银美林的亚洲私募股权资产。两个月前我们刚完成了第二只基金3.15亿美元的募资。

我们目前管理着超过7亿美元的资产,并主要关注在亚洲地区进行直接投资二级市场私募股权资产。

问:您能否解释一下”直接二级市场交易”这一概念,因为有时候这个名词意味不同的含义?

答:我所讲的直接二级市场交易是指,我们直接从其他私募股权投资者手里购买资产,他们可能此前投资了某公司并正在寻求退出,因此希望出售其资产给如我们这样的投资者。

问:您能否比较一下直接从公司购买股权和从另一家私募股权基金购买资产二者的估值?

答:我认为估值是由供给和需求决定的。当很多基金都争相将钱投入好的项目时,估值就会相应膨胀。

但是二级市场交易的竞争较少,这类交易通常是经过协商和依据具体情况定制的。所以,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更有可能获得接近公平市场价值的价格。

问:你是否认为你们的买入价格是投资策略的优势之一?

答: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确实有一定的优势,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们这个二级市场的供给与需求情况。

问:中国IPO市场近两年的多次关闭和启动使得许多私募基金开始考虑除了IPO以外的其它退出渠道。有哪些其他因素将促使基金考虑二级市场交易?

答:中国和亚洲私募股权行业正在进入一个时代,即第一批高峰募集期的基金已经到了投资周期的后段。比如,2007年募集的基金进入其存续期的第七个年头。在过去10年中,只有不到20%的投资交易实现退出。所以很自然,所有基金的退出的需求是巨大的。

我们认为我们的投资周期会较那些做直接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推后约五至七年。如果我们说中国的首批私募投资分别在2007年和2009年后达到峰值,我们则认为未来几年二级市场交易的机会将不断增长。

问:您对二级市场交易的增长速度有什么具体的预测?

答:市场上现在有超过5000笔交易需要退出,还有大量募集到的资金尚未投出。因此,我们预计未来两到三年那些尚未退出的交易数量将至少增加100%,而这些交易中有多少将通过直接二级市场进行退出则取决于有多少买家。

在美国,近一半的私募股权投资都是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来实现退出,但在中国只有约7%,这个比例以后也会上升。

问:如果有更多的私募股权投资通过二级市场交易退出,这会对行业平均回报率会产生什么影响?

答:我认为这个行业会因此变得更加健康。因为你想想,如果不能实现退出,哪里能谈什么回报率?我们听很多有限合伙人(LP)说,其普通合伙人(GP)按账面价值三倍的估值在其帐本上记录他们的持有资产,但事实上LP们并没有看到任何实现的回报。因此,更多的退出可以使基金管理者实现(具体的)回报。

问:对考虑通过二级市场交易出售资产的私募基金经理而言,他们应该准备好面临怎样的估值折扣?

答:我们喜欢购买那些价值随着时间不断增长的资产,这也就意味着出售资产的这个普通合伙人已经赚到钱,这是第一。

其次,我们购买资产的基金的情况一般是这样的,他们预计公司每年增长50%,五年内可以实现IPO退出。但实际上,公司每年因为某些原因只增长了20%,因此需要在原计划的基础上再过三到四年才能IPO退出。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进来并发挥作用。

我们将用通常的估值指标来判断公司的估值,至于最终的价格是在这个普通合伙人所支付的基础上折价还是溢价,我们也不知道。

问:作为一个专注于二级市场交易的公司,在如今退出艰难的环境下,您怎么看待自己的退出方式?

答:在过去七年中,我们的团队一共实现了60次退出。过去两年,我们实现2次IPO退出。此外,我们还有一些行业收购出售,及回售给卖家,或出售给其他投资者。因此,我们的退出是一种多元化的组合退出方式。

问:在中国,新程投资已投资了工业、新能源和医疗保健等行业。你们在投资一家公司时主要看中公司哪些方面?

答:由于我们购买的是二级市场股权,所以我们并不会采取自上而下的方法来挑选公司。

问:所以你们投资时是不挑行业的?

答:是的。我们会看一个普通合伙人的可售资产,选择那些我们认为会为我们的投资者创造价值的资产,或是接管整个投资组合。

我们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考虑行业因素,即有些行业本身就不太适合我们的的投资策略。例如,我们可能不会投资互联网公司,因为这些公司通常不盈利,他们需要正好搭上某些技术发展趋势的顺风车。

如果一个投资者在五年前投资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他要么赚了很多钱,要么完全相反。因此,我们很难作为直接二级市场投资者参与进来,并创造价值。

问:新程投资在将投标价格提高20%之后于今年7月成功私有化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华水电公司,你们对这家公司有什么计划?

答:在私有化这家公司后,我们现在拥有公司约95%的股权。没有了高昂的上市费用和其它干扰,这对公司已经是有利的。

我们已就如何提高公司运营效率,以及融资改善其资本结构等问题与公司管理层进行讨论。我们希望用经营产生的资金来帮助公司成长。

问:你们会专注于收购吗?

答:我们不排除会进行收购。如果时机合适,募集资金应该不是问题。在水电行业,自然增长其实很难,因为你的发电量必须依赖降雨量。你安装的设备容量是固定的。因此,对于现有工厂而言,只能提高效率和依靠技术进步。

问: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同时在中国进行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投资概念的实施。在一个很多事情都可以向利益妥协的国家,您认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根据我们的经验,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环保意识在逐步增强。企业家们都乐于倾听(我们的想法)。当我们帮助他们采用实际上可以带来很好ESG效果的最佳投资方法时,他们认识到了这一点。

另外,中国的增长不再像以前那么快了,以忽视其它问题换取快速增长的压力已经有所减轻。所以现在是很好的时机来帮助中国企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关于林敏:
Min Lin林敏是新程投资的创始合伙人兼大中华区业务的联席主管。她还负责监督零售、清洁能源和工业等行业的投资。她此前曾在香港负责美银美林亚洲私募股权投资集团的中国区投资。在此之前,她曾在纽约美林证券工作,并在安达信(Arthur Andersen)中国担任会计师。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