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ot Brandenburg:巨额家庭财富将推动亚洲影响力投资发展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的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洛克菲勒基金会(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前高级助理董事Margot Brandenburg

她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中国新兴的影响力投资领域,该领域未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以及中国的影响力投资者先锋们目前正在做些什么。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什么是影响力投资,洛克菲勒基金会在这一领域做了些什么?

答:影响力投资是以创造可测量的社会和环境影响为主要目的,且具备财务增值潜力的投资,也叫双重或三重底线投资。

大约六年前,洛克菲勒基金会召集了投资者、企业家及活跃在双重底线投资领域的人士。我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怎样能使投资者投资更多资金在影响力投资领域,并更有效地推进该领域的发展?

过去五年,洛克菲勒基金会花费4000万美元,通过开启全球影响投资力网络、开发新基金和中介机构及支持基础研究等举措,搭建了全球影响力投资的基本架构。

问:影响力投资和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投资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答:很多领域的界限并不那么明显,包括ESG投资,SRI(社会责任投资),以及其它一些类型的投资。通常情况下提到ESG和SRI,我们可能指的是筛除并不去投资那些有不良社会和环境影响的公司,比如烟草和枪支制造商等。

但影响力投资则不是如此,这通常指的是积极努力的通过投资而创造有利的社会和环境影响,以及解决特定的问题,而不光光只是筛除一些有负面影响的投资。这是对ESG投资的补充。

问:过去五年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情况如何?

答:这种投资策略和概念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并且速度比我们本来希望的更快。我记得2006年我刚加入到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时候,我很难找到一个基金经理会接受一张200万或500万美元的支票,以来投资那些社会企业或使命驱动型的公司。

现在,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专门管理一个影响力投资基金数据库,里面约有几百只基金。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如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高盛也积极参与其中。

问:这一概念在亚洲的普及速度是否相对较慢?

答:美国慈善事业的网络根基更大更复杂更全面,这为影响力投资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如社会影响等级评测制度、社会企业技术援助等。

这种根基在亚洲一些地区还没有完善,因此影响力投资的普及速度会较慢,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问:那么在中国的情况如何呢?投资者是否对它感兴趣?

答:当然,并且香港是一个区域重心,因为影响投资者的先驱大多在此,而且政府政策对这也有利。

中国大陆的投资者也对影响力投资越来越有兴趣。虽然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但我们看到一些机构已经在开始着手做这一块。友成基金会(You Change Foundation)正在寻求将影响力投资作为其辅助投资策略,中国影响力基金(China Impact Fund)则开始投资于提供环保产品的中小型企业。

也有一些个人投资者,如香港资深投资者James Chen。他投资了上海的一家新医疗模式的医院,不仅因为他认为该医院的模式可能会为中国医疗问题带来创新的解决方案,同时也是把其作为模范项目以期推广。

问:在书中,您将中国风险投资公司青云创投熠美投资作为先驱影响力投资者的例子。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治理环境污染的远大目标,这吸引了许多私人投资者。那么,任何投资于清洁能源等行业的基金是否也可以被认为是影响力投资者?

答:意向性是影响力投资定义中不可或缺的因素。所以,严格来说,我们不会将那些恰好投资有一定积极影响力的公司的投资行为视为影响力投资。

但是,资源短缺和需要投资可再生能源等趋势推动了纯以利润为动机的投资,这反过来也使得一些影响力投资机会显得更加有吸引力。

问:对于投资基金而言,首要责任是实现其投资回报率。有哪些激励因素会导致基金考虑参与影响力投资?

答: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和摩根大通对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投资者进行了年度调查。今年的调查显示,追求市场回报率的投资者和那些为了达到积极社会和环境影响而愿意得到低于市场回报率的投资者各占一半。这可能会吸引一些基金管理人考虑影响力投资。

问:您在亚洲和中国看到了哪些令人鼓舞的迹象可以对未来影响力投资的增长有利?

答:亚太地区高净值个人的银行账户上共有10万亿美元资产闲置。这些资产(相对于养老基金等其它投资者)的投资灵活性较强。与此同时,据亚洲社会投资公司爱维稳特(Avantage Ventures)估计,从事保障性住房、养老服务和初等教育等的社会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总额约为750亿美元。

问:您认为对亚洲和中国的影响力投资者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慈善行业处于新兴阶段将是一个挑战,因为影响力投资者缺乏足够的支持。此外,沟通也存在缺口。很多全球性影响力投资者翘楚对中国的影响力投资活动不够了解,反之亦然。

问:最后一个问题,您对亚洲的影响力投资前景有什么期望?

答:我希望亚洲的影响力投资范围能够变得更大更深入,能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这一领域。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则可以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如儿童营养不良、气候变化和贫富不均等问题上取得一些进展。

关于Margot Brandenburg:

MargotMargot Brandenburg是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前高级助理董事。她与洛克菲勒基金会总裁朱迪思•罗丹(Judith Rodin)博士共同著作了新书The Power Of Impact Investing: Putting Markets To Work For Profit And Global Good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