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远:中国不会全面放松房地产政策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法国金融服务公司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新兴亚洲高级经济师姚远(Aidan Yao)。

他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中国第二季度的经济指标及其含义,中国政府将如何应对房地产市场的低迷,以及为什么中国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项目仍然不足以引起中国投资者的兴趣。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本周早些时候中国发布了第二季度GDP和信贷数据,二者均高于市场预期。您如何解读这些数据?

答:这基本符合我们的观点,即得益于政府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中国经济已真正从第一季度末的低谷走出。

我们清楚地看到基础设施建设支出有所回升,抵消了房地产行业的放缓。不过,第二季度的反弹规模比我们的预期略强。

问:中国的信贷状况也强势回弹,社会融资总额和新增人民币贷款增长均高于预期。前六个月信贷增长的驱动因素有哪些?

答:我们明显看到中资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贷款有所增加。我们一直认为,随着影子银行活动萎缩,银行资产负债表中的贷款额必须增长才能维持信贷的扩张。

从最新的信贷数据中,我们也看到了影子银行活动的略微回升。但我不认为它们将流入房地产行业,相反,他们可能被用来维持基础设施项目的快速增长。未来,我认为政府很可能会继续限制影子银行的信贷扩张。

问:所以主要是银行贷款支持财政刺激计划。这一新的刺激方式与上一轮经济周期中地方政府采取的债务融资刺激计划相比有什么优点?

答:这一次,中国人民银行通过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了大量的资金用于基础设施项目,政府财政支出在过去两个月也迅速增长。政府还表示将在这些投资中引入私人资本。

显然,相比2009年那一轮主要由当地政府和影子银行为融资途径的经济刺激,本轮刺激计划在资金的提供上较一轮经济周期变得更加透明和更具可持续性。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

问:在美国,较好的经济指标往往因市场恐慌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而引起市场的看跌。与之相似,在中国,好于预期的经济数据也使得一些人担心中国政府为了实现短期增长目标而暂时放弃改革。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在短期内,我认为政府已经显示了浓厚的兴趣和愿望来缓解经济下滑的风险。但我要强调,今年这些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方式拥有较好的长期影响。他们没有很多地方政府债务常见的期限错配问题,而且更为融资成本实惠。

问:展望未来,您认为今年余下的时间政府会采取哪些政策措施?

答:我认为这些有针对性的刺激措施在短期内很可能还会继续。长远而言,我希望能进行结构性改革。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看到了利率、汇率和资本账户等方面金融自由化的加快,以及国有企业改革和独生子女政策的修改。所以,我认为政府仍将坚持第18届全体会议期间确定的改革议程。

问:你认为银行存款准备金率(RRR)是否会全面下调?

答:我认为这还没有提上议程,特别是中国人民银行非常创新地采取了选择性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并采取了再贷款等措施。

需要重点考虑的是,如果全面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释放出的流动性可能会回流至房地产市场和影子银行,而政府正试图对此进行去杠杆化。因此,选择性下调存准率是更有效的方法。

问:您认为目前经济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答:我认为房地产市场仍然是最大的下行风险。就在本周,我们看到住房价格继续下跌,越来越多的城市经历住房价格的下跌。房地产市场的回落显然仍在进行中。

但我认为政府暂时不会放松政策,无论是在货币方面,还是行政方面。市场调整仍可能继续下去,但政府将适当采取微调政策来管理系统性风险。

在最新的月度数据发布中,另一个风险是影子银行的再度出现,这一点是需要由市场密切监视的。

问:您认为政府将如何对房地产政策进行微调?

答:他们可能会降低一些城市的限购要求,这一点有些城市已经开始实行。但我认为这并不代表当局政策的变化。

中国经济改革的总体主题是减少对经济的行政控制,使之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发展。这些限购政策是一种行政控制的方式,长远而言他们本来也是需要被取消的。

问:您在2012年做了一个关于中国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计划的研究,发现业绩不佳导致这些基金的资产流出,而QDII基金经理普遍缺乏投资于全球市场所需的必要技能。过去两年QDII领域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答:全球股市的反弹,这些QDII基金的表现在过去两年有了明显的进步。但QDII基金仍缺乏吸引力。很多中国本地散户投资者对(通过QDII基金)进行多样化投资没有太多欲望。市场上有很多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此外还有房地产投资,这些都提供了QDII基金非常有竞争力的替代品。

关于姚远:
aiden_yao
姚远是法国金融服务公司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新兴亚洲高级经济师。此前,他曾在香港金融管理局担任高级金融市场分析师,并在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zealand)担任经济学家和分析师。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