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念慈:投资者应现在加仓中国投资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法国巴黎投资管理公司(BNP Paribas Investment Partners)大中华区高级策略师罗念慈。他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中国央行未来的政策方向,为什么他认为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及其对银行和其它行业的连锁冲击效应,以及他对投资者应当何时加仓中国投资的建议。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本月早些时候,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定向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RRR)0.5%。目前大家心中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央行是否会全面降准?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这要看情况。我认为中国央行的政策举措将取决于未来几个月的经济数据,取决于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及过去几个月里实施的小型刺激方案给经济带来的影响。如果经济数据情况良好,那么我认为普遍下调存准率或降息不太可能发生。

我们认为,普遍下调存准率和降息应该是中国央行最后防守的工具。我们的基本预测是,中国经济将在今年下半年复苏,因此央行将没有必要采取进一步的货币宽松政策。

问:您认为中国政府将重点考量哪些经济指标以确定是否再采取更进一步的宽松或者刺激政策?

答:我认为他们会重点关注银行信贷,因为这是一个关键的先行指标。他们也会关注电力输出、运输量增长及房地产市场。政府当局将根据房地产市场调整的深度来决定经济宽松的幅度。

问: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全面下调存准率对银行信贷投放的刺激作用有限,您同意这种观点吗?

答:总体来说我同意这种观点。中国一些小型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的超额准备金率约为7%。其它商业银行也有2%至3%的超额准备金率,这意味着他们的存款准备金占存款总额的比例达到22%至23%,高于央行规定的20%的存准率,因此很难说下调存准率是否有效。

中国经济的挑战是每当经济出现问题时,人们总是过于依赖政府救市。这一次,北京一直没有采取显著的救市措施,因为其政策目标已经从注重经济增长数量转向追求高质量的经济增长。这一过程并不容易,会很痛苦。

问:所以您认为中国经济未来将面临更多的痛苦和破产?

答:现在已经有房地产开发商和企业大喊大叫,跳出来说流动性不足。但事实是,目前的流动性只是较以往周期略少,但仍然是充足的。从全社会融资总额数据可以看出,仍然有大量的资金注入经济。这其实只是中国流动性增长的正常化。

问:换句话说,这是中国自己在缩减流动性?

答:你可以这样说。事实上,中国大约一年前就开始缩减流动性,比美联储要早得多。

问:中国应该如何处理在重新树立市场准则的同时,避免造成过份的不可承受的社会压力?

答:在宏观层面上,7%至7.5%的增长率就是我所说的“痛阈值”。中国总理李克强近日重申,他希望今年的GDP增长为7.5%。我认为只要结构性改革方面有进展,他们不会非常严格要求7.5%这一目标,只要增速超过7%就可以。

破产也会增加,这是北京政策计划的一部分。未来三到五年内,北京不会允许任何对全行业有系统影响的大型公司或银行破产。但规模较小的公司和私营企业则将被允许破产。所以小型公司和太阳能、水泥、钢铁、房地产等产能过剩行业会迎来一波破产潮。

问:中国经济学家之间的压倒性共识是,中国房地产市场不会全线崩盘。您同意这种观点吗?

答:中国房地产市场中至少有两个不同的子市场。三线及以下城市往往面临过度供给和需求不足,当前的价格调整会令他们更加痛苦。

但在一二线城市,即使价格上涨已经高于收入增长等基本面,潜在需求仍然强劲。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想在北京和上海买房,所以这里的房价反映的是所有中国人竞价的结果,因此一二线城市的价格回调不会像次级城市那么明显。

问:那么您认为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长期而言将继续上涨?

答:是的,我们会看到一二线房地产市场会呈现“上行的底部”。市场会有周期,但每一个新的市场底部价格都高于过去的底部价格。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并不在于是否存在泡沫,而是一二线城市和次级城市之间的资源配置不当。

问:如果不存在全国性的房地产泡沫,为什么投资者会对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如此悲观?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