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费舍尔:我希望中国最终能开放资本账户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的中国金融播客中,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总裁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Fisher)讨论了美国的货币政策,并分享了他对近期人民币兑美元为何贬值的看法。

费舍尔是在4月4日亚洲协会香港中心(Asia Society Hong Kong Center)举办的午宴上发表的此次言论。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摘录。

费舍尔此次言论的要点如下:

通过购买大量较长期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证券(MBS),(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从危机前的不到9千亿美元增长到4.3万亿。

当美联储购买了国债、债券或抵押贷款证券,我们会为其支付,把钱投入到经济中并期望这笔钱将会被银行及其他债权人和投资者使用,进行创造就业机会的投资、购置房产或其它广泛的经济活动。

到目前为止,我们投入到经济中的大部分资金已被储存起来,而不是消耗在我们所期望的方面。例如,我们看到了美国存款机构巨量的储备金。在高度发达的美国资本市场,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商业信用是通过存款机构支持的。然而仅存款机构就积累了总共2.57万亿美元的超额准备金,这些钱总是坐在场边观望,而不是被投入到经济中。危机前,这一数字正常保持在20亿美元左右。

(美国)股票的市盈率(PE)处于自1881年以来报告值的最高位。鲍勃•希勒(Bob Shiller)的经通胀调整后的市盈率本周达到了26,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又创下了历史的新高。此前,这一数值曾在1929年的黑色星期二达到了30,并在1999年底IT泡沫破裂后达到了44的历史高点。

自五年前开始触底反弹以来,美国股市的市值占全国经济总量的比例已较此前2000年3月的最高值增长一倍,达到145%。

保证金债务已在历史高位运行数月,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周一公布的数据,这一数值现在是4660亿美元。垃圾债券的收益率下跌至5.5%以下,接近历史低点。

我本人就是在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时负责(美国)与中国协商货币条款的,这看起来似乎是一段很古老的历史了。自那时以来,中国逐渐开放资本账户,但速度非常非常缓慢。

至于(近期人民币贬值)发生了什么,目前有几种看法。一是这是(中国人民银行)有意识干预的结果。二是这只是一个市场信号,预示中国经济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蓬勃发展。

实际上,贬值的不仅是人民币。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最后一次会议后,欧元兑美元开始贬值。逐渐地,(我们会看到)人民币价值最终将由市场决定。

最后,我们最近没有听到太多如查克•舒默(Shuck Schumer)等美国参议员或其他人对中国的抱怨,即使出现了人民币贬值。我们必须得看看(他们的)长期反应。

我希望(中国)最终能有一个开放的资本账户,这也许在我们收紧货币政策时就能实现。那时,市场力量将决定货币的价值。

关于理查德•费舍尔:
Richard Fisher理查德•费舍尔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自2005年4月4日开始任职。从2014年开始,他担任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的投票成员。费舍尔此前曾在Kissinger McLarty Associates担任副主席,后者是由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负责的一家战略咨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