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dore Shou:中国对冲基金将继续跑赢市场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的中国金融播客,我们邀请了总部位于南非开普敦的对冲基金中基金Skybound Capital的首席投资官Theodore Shou

他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他对于中国对冲基金行业的预测,为什么他认为专注于中国的对冲基金有能力继续跑赢全球同行,以及为什么新兴市场的基金中基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对有限合伙人非常有益。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长达40分钟的采访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便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您认为中国目前有哪些令人兴奋的新政策措施将刺激对冲基金行业的增长?

答:一个是大约一年半前上海推出的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计划,但进展不及预期,目前仅有六家境外对冲基金获得QDLP配额,并且其融资情况非常模糊。

此外,首批50家国内对冲基金于上周获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AMAC)的登记证书。这可能是中国监管机构第一次承认私募投资的合法性,此前只有那些买卖股票的共同基金是合法的。

接下来,我认为大部分规模较大的对冲基金都能获得AMAC证书。一些规模较小的基金可能选择不进行登记,所以对冲基金之间也会有一些分化。

问:您认为为什么QDLP计划的进展不如预期?

答:我认为最大的弊端是监管机构方面缺乏透明度。针对私募股权基金的QDLP计划已经推出一段时间,并且相关的规则几乎在第一天就明确了。

但涉及到对冲基金时,只有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在主导,它并不是一个中央政府层面的机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监管机构制定了正式的规则,六家获批的境外对冲基金的名单也没有公布在任何官方网站上。

至于这六家对冲基金,他们一直在低调地进行募资活动。我从其他消息来源了解到,上海市政府正在鼓励和协助他们募集资金,但实际情况对外界来说很不透明。

问:您认为近期会有哪些有助于对冲基金策略的新金融工具出台?

答: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股指期货的推出,它使得对冲基金能够做空市场。最近,中国推出了可以做空的股票池。这个池就像一个结算中心,通过它可以更容易监控和跟踪股票卖空的情况。目前这个股票池已覆盖超过500只规模最大的股票。这个股票池的规模也将继续扩充。

我认为单一股票期权将在今年推出,目前已经有面向散户投资者的认股权证,为什么不引入更好的面向机构投资者的结构方式呢?

另外,还有一个与大盘股和蓝筹股更加相关的重要发展。目前股票交易采取的是T+1的结算方式,也就是说今天买的股票只能明天结算。今年,我们认为中国的结算方式很可能会改为T+0,至少对500强的股票是这样。这就是说当天基金就能卖出自己买入的股票,这将提高对冲基金的账面转换率。

问:2013年,专注于中国的对冲基金以平均16.1%的回报率跑赢了恒生指数0.1%的表现,并且也超过了全球同行。这是一个偶然的成功吗?

答:不是的。我认为这是中国市场及其宏观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如今,投资者可以听到方方面面关于中国的负面新闻,什么金融危机啦,房地产泡沫啦等等。

但事实上我们在中国看到了大量的投资机会,我们认为对冲基金能更好的利用这些机会。其实,对冲基金跑赢市场的表现已经屡见不鲜,往年一直存在,只是不如去年那么明显。

问:让我们来聊聊Skybound Capital,您能介绍一下你们公司的背景情况吗?

答:我们是一家南非的对冲基金中基金(Fund of Hedge Funds),成立于五年前,总部设在南非开普敦。在促使基金经理发起对冲投资策略方面,我们是非洲市场的开拓者。目前我们管理着近4亿美元的资产,其中之一是投资于中国的对冲基金中基金,China Red International Fund。

该基金已有近四年的投资纪录,管理约3000万美元,也是少数几个专注于投资中国市场的对冲基金中基金之一。

问:2011年Skybound Capital开设香港办事处时,公司当时有三年实现资产翻番的目标。现在这一目标实现了吗?

答:我非常有信心在今年年底实现这一目标。2011年时公司管理着2亿美元左右的资产,而现在我们的规模接近4亿美元。我们的资产受到的负面影响是南非货币兰特的贬值,因为我们很多投资者的钱都是以兰特货币持有的。

问:您所支持的中国对冲基金中大多数都是境外基金吗?

答:我们刚开始推出China Red Fund时,大部分基金都是境外基金。但现在越来越难以区分所谓的国内和境外基金。许多国内基金都推出了离岸产品或设有海外办事处。同样,境外基金也通常在国内有一到两个研究办公室。

如果从产品的角度进行区分,我们将那些总部位于开曼群岛的对冲基金视为离岸产品,那些国内信托类产品为在岸产品,而这些产品对我们这些国际投资者是不开放的。

问:你们对一只基金的投资规模一般是多大,目前你们一共投资了多少只基金?

答:我们最近一直在重新平衡我们的投资组合。我们曾经投资了12到15只基金,但现在试图将数量集中,目前我们的账面上已减少到9只基金,今年还将进一步压缩。

问:你们今后会偏重哪些对冲投资策略?

答:我们仍然偏重股票策略,无论是传统多空策略或是市场中性策略。据我们粗略估计,大约有一半中国对冲基金采用多空策略,所以也将为我们提供最多的机会。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采用一些新颖的投资策略。例如,一些长期做多的基金经理也开始推出做空策略,这对于我们这样的资产配置人来说可能会觉得奇怪。由于这种类型的策略缺乏投资回报记录,所以我们一开始或者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不会青睐,但这确实迎合了目前对中国的负面情绪。

问:您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些你们支持和喜欢的中国对冲基金经理?

答:我不能具体指出我们投资了哪些基金,但我可以分享一些我们一直在关注的关系紧密的基金。景林资产管理(Greenwoods Asset Management)在中国有八九年的投资回报记录。他们在推出新产品方面非常有创新能力,尽职调查方面也做得很彻底。

另一个例子是Sino Vision Greater China基金,一只由台湾团队推出的市场中性策略基金。这是相对罕见的,因为很难在中国找到足够多的做空或做多股票的机会。

问:去年你们China Red Fund的回报率是5.8%,自成立以来的平均回报率是8.4%,而该基金的投资回报基准是现金基准回报率另加5%。您对该基金今后回报率的期望是多少?

答:展望未来,我们肯定希望在的回报率方面进一步提高。在公司内部,我们的团队希望基金扣除费用后的年回报率能够达到12%至15%。过去三四年中国股票市场非常不景气。(从绝对数字来看)这些回报率并不是特别的耀眼,但相对市场而言,我们产品的表现明显强于市场平均水平。

问:基金的费用结构是怎样的?

答:我们收取2%的管理费和10%的业绩表现费。

问:最后一个问题,由于有限合伙人(LPs)不是特别的看好,基金中基金(FoFs)的募资环境最近几年越来越艰难,您对FoF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吗?

答:很多人都说FoF是一个垂死的行业,我并不完全赞同。对于一些发达市场,大型机构投资者在选择基金经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那么FoF可能未来会发挥越来越小的作用。

但对于新兴市场,大部分全球资产配置人投资于这些市场的时间并不太长。在这些地方,FoF仍然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为投资者提供一站式的解决方案。

关于Theodore Shou:
Theodore ShouTheodore Shou是总部位于南非开普敦的对冲基金中基金Skybound Capital的首席投资官。在2011年加入Skybound之前,Shou曾在汇丰私人银行负责基金经理选拔,并曾在香港一家名为HGI Capital的家族办公室任职。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