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宗:金砖四国应关注小BRIC问题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前亚洲开发银行美国代表陈天宗(Curtis Chin)。他与主持人向冀在纽约讨论了泰国近期的社会动荡及为什么此类动荡没有发生在中国,亚洲的新兴经济体应该如何应对小”BRIC”问题,以及中国企业应该怎样改善公司的治理情况。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采访内容,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节目,以在您的手机或移动电脑上免费获取自动节目更新。

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您曾任职于泰国曼谷的亚洲理工学院(As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您认为现在在泰国的社会动荡为什么在过去25年来还没有发生在中国?

答:有人会说中国其实也发生了社会动荡,只是没有如实报道。1989年无疑是发生了的,虽然中国的处理方式可能并不是亚洲其他国家该学习的典范。

亚洲国家有趣的地方在于并不存在一个单一的正确社会经济发展模式。没有人能告诉中国或泰国前进的最佳途径是什么。每个国家都在根据其自身的特点进行发展。

问:您认为1989年那段历史在中国重演的几率有多大?

答:我认为是10%。我并不认为中国政府在短期内会允许任何这类级别的事件发生。但是我认为中国人民将继续表达自己对社会腐败和贫富差距的担忧。

泰国的基尼系数,即用来衡量收入差距的指标,是亚洲最高的。香港也排在前列,这是中国面临的关键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中国政府在处理社会不平等方面是否取得了进步?

问:您在政府关系及企业治理上有着丰富的经验。您认为中国企业除了加强会计实务,还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改善?

答:人们常常问我,谁将会是下一个BRIC(金砖四国,即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我一点也不关心这个问题,我关心的是小”BRIC”,即官僚主义、监管、政府干预和腐败(即Bureaucracy, Regulation, Interventions by governments, and Corruption)。

这些都是阻碍大BRIC发展的问题。新兴经济体要想继续增长,就需要解决这四个问题。

美国刚出了一个衡量经济自由度的全球指数。该指数显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和最佳的商业运营环境是香港,中国内地则位于第137位。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投资机会。相反,如果中国按照自己的步伐逐步解放其经济,将会出现大量的好机会。

对中国企业而言,他们可以聘请真正的外部执行董事加入其董事会。如果公司老板和CEO总是挑选他们的朋友和亲戚作为董事会成员,那么在董事会会议上发生的情况可能会与我们在报纸上见到的截然不同。

关于陈天宗

Curtis Chin陈天宗咨询公司RiverPeak集团(RiverPeak Group, LLC)的执行董事。他最近曾担任位于泰国曼谷的亚洲理工学院高级研究员。从2007年至2010年,陈天宗在美国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在菲律宾马尼拉担任美国驻亚洲开发银行代表。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