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中国经济2014年面临的积极和消极因素

本文作者是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

2014年中国经济将会怎样?有理由保持乐观,但更需谨慎。

家庭消费增加、出口上升以及工业周期触底反弹将是积极的拉动因素。而货币政策收紧、房地产市场增速放缓(尽管各地差别较大)、地方基建领域现金流紧缩、通胀压力温和上升等将是经济增长的消极因素。

在经历二季度的放缓之后,今年三季度城镇家庭实际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由二季度的6.4%提高到7.2%。城镇家庭消费因此温和增加,三季度城镇家庭消费同比增速由二季度的4.6%增加到5.6%。三季度农村家庭实际现金收入同比增速同样由二季度的8.9%加速至10.2%。农民工实际工资增长依旧强劲,三季度同比增幅为9.9%。这些情况,以及劳动力市场整体保持健康预示着2014年家庭收入增长将保持合理的增长动能。

我们对2014年全球经济增长持乐观预期,预计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将由2013年的1.7%提高到2.4%,欧洲经济增长率将由2013年的-0.3%提高到1.3%。尽管美联储在2014年开始缩减量化宽松,但预计将继续维持零利率政策至2016年初。我们认为未来几年欧洲央行也将继续实施零利率政策。中国对美、欧出口已经回升,我们预计2014年中国对美欧出口将加速增长。我们测算的出口领先指数(中国主要出口市场加权平均PMI)表明,出口的积极增长势头将持续到2014年。

消费和外部需求的改善将有助于中国的工业周期反转。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于2013年二季度触底至9%后,11月加速至10%。发电量指标能够为工业活动整体状况提供更清晰的画面,从发电量看工业周期的反弹更为强劲。我们测算的前瞻性指数生产者信心指数和库存周期指数仍在上升,这暗示着2014年上半年工业生产复苏将会延续。

从消极因素看,信贷增长放缓将可能为中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显然决策层对过去5年来债务迅速增加深感担忧。据我们估算,截至2012年末总债务的GDP占比约为215%,较2008年显著增加65个百分点,重工业企业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最为令人担忧。虽然绝对债务规模尚属可控,但债务的快速上升及增长红利的明显缺失使得政策制定者对于债务杠杆增加非常谨慎。事实上的确如此,当2013年二季度经济增长放缓引发担忧时,政策仍然有保有压,未造成信贷加速增长。随着经济增长逐步企稳,央行得以摆脱束缚,于四季度悄然收紧货币政策。因此我们认为2014年下半年经济增长动能将受到负面影响。

第二个消极因素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放缓,尤其是基建类投资。尽管我们对投资在宏观经济中所占比重过于庞大的观点持保留意见,但不可否认投资仍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因素。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前景较为复杂。由于地方融资平台融资再次收紧,有理由预期基建类投资将会放缓。我们希望2014年中央和地方债务管理和风险预警机制能够建立,这将对高负债的地方政府形成制约。

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也将面临更多困难。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看空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前景,实际上我们认为房地产市场仍会有良好的表现,但相比2013年的明显好转,我们预计2014年房地产市场将相对平稳。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开始放缓,开发商对房地产市场的持续复苏似乎较有信心。整体来看,我们预计2014年房地产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将由2013年的16%温和放缓至12%。

我们认为2014年需求面驱动因素能够实现良好的平衡,但信贷增长放缓将成掣肘并最终拖累2014年经济增长动力。目前看来决策层似乎对经济增长前景较为满意。但如果我们对于经济增长动能减速的预测符合实际,到2014年年中,宏观经济数据趋缓可能导致货币政策适度宽松,正如2013年下半年的情形。货币政策放松将通过银行间利率走低而非降低基准利率进行。到那时一些分析人士可能会发表政策调整将搁置改革计划,转向经济刺激政策等观点,一如他们2013年年中时所做出的反应,实践将证明他们再次做出错误的判断。改革的实施需要经济增长达到一定水平作为保障。深层次的经济改革或许不能再较短的的时间内释放出足够多的红利来推动2014年经济增长。

目前中央仍未公布2014年官方经济增长目标,我们预计经济增长目标可能设定为7.5%,而不是年年初我们预测的7.0%。

中国的改革红利可能要到2015至2016年才会明显显现,如果2014年行政体制改革和对民营资本开放服务业的力度较大,对2014年下半年经济增长会有一定程度的提振。

总之,我们预期2014年实际GDP增速将略有减速,由2013年的7.6%降至7.4%,全年增长动力将温和趋缓。我们预期2014年官方GDP增长目标接近这一水平。

(本文经过文字编辑修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