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罗奇:市场对中国的经济减速担忧过度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现任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Morgan Stanley Asia)区前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

他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美联储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计划对中国的影响,潜在的美国债务违约对中国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意味着什么,以及为什么他认为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有些夸大其词。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专访内容,或观看简短版的视频专访,并确保在iTunes商店内Podcast栏目搜索并订阅本节目。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美国联邦储备局削减其量化宽松(QE)的计划对中国会有怎样的影响?

答:美联储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实验存在很大风险。这是没有经过考验的,是违背传统的做法。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最初,量化宽松政策源自美国对世界和自身经济陷入危机的深切和合理担忧。在利率(已接近零),货币政策缺乏回旋余地的情况下,美联储开始着手于资产购买,或流动性注入,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量化宽松。

但是,在危机结束、经济试图复苏的时候,美联储仍然继续这种做法。我们看到,上个月当美联储宣布退出QE时,整个市场陷入恐慌。美联储可能会发现想走出一个自己设置的”政策陷阱”并非易事。

如果全球经济因美联储的量化宽松退出遭受打击,中国将受到间接的不利影响。但中国(从美国)受到直接影响的情况则是美国是否会对其主权债务违约。

中国持有3.2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世界上拥有最大份额美元资产的国家。如果美国违约,中国(的外汇储备)将受到沉重打击。

问:美国政府现在因为债务上限问题正处于关门状态。如果美国发生债务违约,您能否跟我们谈一下您认为最坏的情况是什么?

答:这实际上很简单。(如果美国违约),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将会上升。美国作为世界金融体系核心位置的地位将被丢失,美元资产将不再是无风险资产,其风险溢价将增加。

至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会上升多少、持续多久,这很难判断。但无疑,这肯定会给任何持有美国国债的人和机构带来损失。

问:如果您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的行长,您会怎样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

答:中国外汇储备中大部分是美元资产的事实实际上是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结果。如果中国政府显著减少其持有的美元资产,那么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就可能会上升,甚至非常大幅的上升。

自2005年年中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已上升近35%。中国的出口商们很好的应对了人民币升值,并努力保持住了他们的全球竞争力。但如果由于美国违约或其它原因导致人民币进一步升值,这会给中国的出口商造成很大的压力。

美国违约(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很小),或者美国外贸摩擦引起的中国报复性反应,都可能会导致人民币兑美元突然大幅升值。但最终,我认为最好的情况是人民币继续逐步升值。

问:在11月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您想要看到什么样的政策举措?

答:我希望看到一些旨在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广泛支持的举措。具体来说,我最想看到公共资金投入到社会安全网如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等机构。虽然现在资金投入数量已经增加了很多,但这些计划的资产规模还很小,发放的保障金也非常有限。

此外,我还希望看到存款利率市场化和户籍改革的相关举措。

问:关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您认为什么时候泡沫会破灭?

答:我认为市场对于中国房地产是泡沫的说法太过了。当然,在中国沿海和一线城市有些房产投机泡沫。

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大背景是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其规模是全球绝无仅有的。自1980年以来,每年有约1500至2000万人口转移到城市,这种情况可能将持续到2030年。所以在很长时间内,中国的住房需求都会高企不下。

有人说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和迪拜一样或更加严重,这点我不赞同。与迪拜到处充满投机而没有土著居民不同,2012年中国城市人口比例超过50%,2025年或2030年这一比例将高达70%。因此,未来房地产需求仍是是刚性的。

问: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未来五年中国最好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答:我对中国经济一直持乐观态度,至少从长期来看。我认为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有些夸大其词,因为现在的中国经济与过去30多年来以平均10%的速度增长的经济是不同的经济体。

未来的投资机会将转移到消费者领域,包括消费者商品,尤其是消费服务业。与世界其它经济体相比,中国的服务业非常薄弱。随着中国服务业的增长,将会出现大量外资可以参与投资或外商直接投资的非常不错的机会。

问:最后,您能跟我们介绍一下您的新书吗?

答:我的新书名叫Unbalanced,2014年1月可以在书店购买。它侧重于美国和中国的互相依存关系。互相依存的关系对两个人或是两个经济体,都不是一个稳定的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经济体会面临再平衡的需要,来处理这种潜在不稳定的互相依存关系。新书详细介绍了两国关系再平衡过程中存在的风险和机会,其中以后者更为重要。

谁也不能保证两个经济体再平衡的时间和步伐将保持一致。但我更倾向于中国会先于美国实现再平衡,这样美国就需要重新思考以后的依靠对象将是谁?

关于斯蒂芬·罗奇:
斯蒂芬·罗奇斯蒂芬·罗奇是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他30年的职业生涯都在摩根士丹利度过,曾担任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在1982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之前,他是美联储和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员。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