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艺豪: 结构改革与信贷收紧将凸显中国经济风险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葛艺豪独立经济研究机构佳富龙洲(北京)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他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为什么他对中国经济前景不再如往常一样的乐观;为什么关于中国资本外流的恐慌被夸大,以及为何人们常常引用的中国能够提供足够就业机会的最低增长率7%根本毫无根据。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采访内容,您也可以观看更简短的视频版,或阅读以下的采访摘录。

问:最近,一些媒体都在谈论中国的资本外流甚至是大量资本外逃。您对这种可能性有多担心?

答:我并不十分担心,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国政府仍然维持相当的资本管制措施。虽然有传言称中国政府将在未来几年中取消这些管制,但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中国的单向资本流动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希望将钱投进中国,没有人想把钱取出中国。很多人认为对世界而言,中国在资本方面就像是那著名的加州旅馆:你可以入住,但你永远无法退房。

可是现在我们看到了资本的一个双向流动,且流动量有升有降。中国外汇储备的累积已经大幅放缓,而且最近我们看到一些资金的净流出。但这是中国经济从密集型投资为基础的快速增长向消费者驱动的较慢经济增长调整过程中的自然现象。

问:没错,中国仍然有严格的资本管制措施。它们具体包括哪些呢?

答:对中国的机构和个人而言,将资金移出中国是非常困难的。任何资金的流出都受到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计划(QDII)的监管,并且有年度配额限制。对于个人而言,几乎不可能移出大量资金到海外。

中国企业已经走向海外进行并购或绿地投资。现在对外直接投资的规模约为每年500亿到800亿美元。但这些都是每个经济体及其正常的资本流动。唯一的风险是如果所有的人突然对中国经济失去信心,同时将钱撤出,可是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问: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外债占GDP比例远高于100%,这与中国的情况非常不同。还有哪些因素导致了那场亚洲金融危机但在现今的中国却不存在?

答:我认为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在于,它们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极高的投资引领的经济增长。但两者的差异也很大。首先,亚洲经济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巨额的经常账户赤字,而中国则拥有持续的经常账户盈余。其次,亚洲国家有很多对外借贷,而中国基本上没有。最后,中国的国内金融体系仍有大量的流动性,并分布在很多元化的资产上;而这与1997年是非常不同的。

问:什么情况会让您担心未来中国会出现资本流出的一个失控?

答:在国内方面,如果信贷占GDP比例持续快速增长,我则会担心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非常脆弱。这可能导致经济萎靡不振,使人们想把钱投到别的地方。

第二个担心是,政府过早的放松资本管制措施。历史上,一个国家在利率自由化的改革之后通常会出现一个金融动荡时期。中国现在正在进行利率自由化的改革。如同在这个过程中仍然有资本管制措施存在,则可以控制任何随后可能发生的金融动荡。但如果过早的将资本管制取消,利率自由化可能会造成一些超出控制的问题。

问:去年,投资占中国GDP增长的比例已经少于50%。您认为中国是否正走在一个自然的纠正其众所周知的经济不平衡发展模式的道路上?

答: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常常被过分简化。与任何发达经济体相比,以人均计算,中国的资本存量比基础设施及住房等的比例仍然非常低。中国在未来20年中仍然需要大量的大型投资,这些投资也会产生非常高的回报。

此外,中国不能从一种根深蒂固的投资引领的经济发展模式突然转向由消费主导的消费经济模式,如同美国那样,这是不现实的。毫无疑问,这必须有很长时间的过渡期。

我认为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看投资和消费的相对增长率。从2000年到2010年,投资每年实际增长15%。个人消费每年增长8%至9%。这两个比率都将下降。投资增长可能会跌至6%至7%,而消费也将低于当前的8%至9%的水平。

问:听起来您对未来几年中国的经济增长持谨慎态度。您认为增长会放慢很多吗?

答:我认为未来几年是非常棘手的。一直以来,我对中国经济倾向于持乐观态度。但是我认为明年的增长可能低至6%至6.5%之间。原因是政府正在努力控制信贷增长,同时进行结构性改革。这在短期内将迫使一些公司停业或减少业务。因此,现今7%的增长率将很难持续。

问:所以您认为增长将低于7%,这个刚刚可以为中国劳动力提供可接受就业水平的神奇数字?

答:这种说法从来都是不正确的。7%这个最低值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被人们提出来的。当时,中国政府削减了数百万的国有部门工作,但年轻人口却急剧扩大。所以那时候的经济增长很难产生足够的就业机会。

但如今国有企业正在增加其雇佣的人数,而且每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数量正在减少。现在根本不需要创建与过去相同数量的就业机会了。

此外,当你计算一个经济体可以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时,GDP增长的结构比增长水平要重要得多。一个铝冶炼厂和10000个小零售店创造的GDP增值可能相同,但其产生的就业数量却可能相差五倍。因此,必须创造多少GDP增值才能产生足够的就业机会这个概念本身毫无道理。

关于葛艺豪:
arthur_kroeber葛艺豪是独立经济研究机构佳富龙洲(北京)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董事,负责公司有关中国和全球经济的研究。以及其旗舰刊物《中国经济季刊》的编辑。他也是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非常驻资深研究员。之前,葛艺豪在亚洲地区作为记者报道区域经济问题。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