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no Raschle: 中国私募行业震荡将创造有利投资环境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Bruno Raschle,管理资产规模50亿美元的基金中基金管理公司艾德维克(Adveq)的主席兼创始人。他与主持人向冀讨论了艾德维克在中国的投资活动和成绩,如何挑选基金经理和他对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未来退出环境的看法。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采访内容,或阅读以下的采访摘录。

问:艾德维克有多只专注于亚洲的基金中基金(Fund Of Funds)。您能给我们详细介绍下你们可以投资中国市场的基金吗?

答:我们1998年进入中国市场,主要由我们公司的科技基金项目对中国风险投资基金做投资。2006年我们正式筹建了一只亚洲投资基金,最初涵盖了所有亚太地区,如今主要将重点放在印度和中国。

目前,我们有三只专注于亚洲的美元基金:一只成立于2006年,资产规模2.17亿美元,另一只成立于2008年,资产规模1.81亿美元,第三基金我们从去年开始筹资,目标规模是3亿美元。

中国大概占据了我们在亚洲总投资的三分之二。自1998年以来,我们一共在中国投资了约4亿美元。

问:2009年,艾德维克曾计划与大连联合控股(Dalian United)合资成立一只人民币基金,后来呢?

答:这个计划从未得到实施。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认识到我们(与大连联合控股)之间的投资理念不同,所以我们友好地一致决定不执行该计划。

问:对于你们的第一只亚洲基金中基金,您能否给我们列举一些你们所投资过的基金?

答:我们最初投资了一些比较知名的品牌,比如弘毅投资(Hony Capital),鼎晖投资(CDH Investment),国际数据集团创业投资公司(IDG Ventures)。但后来我们也投资了一些首次开设基金的经理们。我们在中国的投资中40%左右都是初创基金,包括金沙江创投(GSR Ventures)和百奥维达资本(Bioveda Capital)。

问:投资初创基金需要对其有非常的信心。你们如何判断初创基金经理的能力?

答:投资初创基金需要你非常善于分析,并自下而上的做调查。在心理上,你必须要对基金经理们的想法了然于胸。要不停地打电话做尽职调查。到最后,这其实变成了一种直觉,它会告诉你一位基金经理能否为你赚钱。

问:过去这些年,你们在中国所投资的基金组成情况有什么样的演变?

答:最初我们主要与一些当地的基金经理人合作,他们都是海归人士。现在我们一般都尽量支持专注于某一行业或领域的当地基金经理。

我们认为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在中国仍然要看其长期投资回报率。这意味着我们希望看到基金经理所投资的商业模式和概念是可持续的,并且在市场环境不利时也能够生存下来。

问:您能否给我们举例说明一下这一点?

答:当然可以。金沙江创投投资了美国的波士顿电源(Boston Power),一家当时几乎破产的电池公司。金沙江创投控股后,把他们的生产设施引进到中国,现在这家公司为各种不受经济周期影响的行业生产电池。

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家基金经理创造了这笔交易,完美的执行了交易,并确保这项横跨太平洋的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能够取得成功。

问:为了投资一家基金,您大概一般要调研多少只基金?

答:我们会对100只基金做初步筛查,然后我们可能会对10只左右的基金做深层分析,最后我们只对其中一两只基金进行投资。

我从事这个行业有30年,我想说在美国和欧洲的早期阶段我们就有这样的一个比例,现在也同样适用于亚洲。

问:您认为在中国的投资决策过程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是什么?

答:如今最大的挑战主要是ESG(环境,社会及治理)合规性和新闻头条风险。投资者们仍然面临这样的风险:比如投资组合公司的审计师工作不到位,或是General Partners(一般合伙人)没有对其投资组合公司进行严格的财务控制。

这意味着我们作为一家基金中基金,必须在尽职调查和监控阶段掌握相关投资组合公司的情况:他们如何产生营收?他们的成本结构是什么?这样我们就能验证他们的估值。投资者们非常不喜欢出现任何新闻头条风险。

问:您的第一只亚洲FOF如今已是第七个年头,您能否告诉我们它的投资回报如何?

答:我们所有亚洲FOF的表现,特别是第一只基金,都是非常不错的。投资者有理由期待这些基金将成为我们在过去16年全球管理的基金中表现最好的基金。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全球一共有22只FOF。

我们FOF的创始年份分布广泛,有些年份的回报不错,有些年份则少一些。但是我们的亚洲FOF总的来说都是表现不错的基金。即使在金融危机时期,他们也没有经历过任何J曲线

此外,我们的第一只亚洲FOF还只有七年的运营时间,目前预测其最终结果如何还为时尚早。

问:您所说的不错的回报和一般性回报是多少?

答:这得看我们处于经济周期的哪个环节。但我的期望始终是私募股权基金的回报应该高出公开市场回报500个基点(5%)以上。

看看Preqin你就会发现,艾德维克是其中表现较好的。我们在所有市场周期中都实现了这种风险溢酬。

根据Preqin所显示,我们的FOF中有近90%的(净)回报都排在单一基金经理的前列或前四分之一。这意味着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于我们的FOF为他们带来了与投资单一基金经理相似甚至更高的回报,尽管我们的投资组合更加多样化且总体风险更低。

问:最后一个问题,您对中国私募退出市场的前景怎么看?您对并购市场作为一种替代退出方式是否持乐观态度?

答:在西方市场上,大约80%的私募退出都是通过并购交易实现的,但在中国仅占20%左右。这一比例肯定会增加,因为许多潜在的收购者正在重估他们的收购策略。

我相信我们(在未来几年)将看到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第一次剧烈的且非常有必要的换血。并非所有过去的投资都会在这个不稳定的出口受限的市场中找到出口,这其实正在创造一个更健康的投资环境。

关于Bruno Raschle:

Bruno RaschleBruno Raschle是艾德维克的主席兼创始人,艾德维克是一家全球性基金中基金管理公司,资产规模50亿美元。在1997年创立艾德维克之前,Raschle曾是MC Partners基金中基金投资计划的创始人及执行董事。Raschle拥有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TH)和斯坦福大学的学位。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