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克·格林伯格:中美应当共同领导亚太地区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在本期的中国金融播客特别节目中,请听AIG(美国国际集团)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汉克·格林伯格(Hank Greenberg)讨论美国和中国应如何共同领导亚太地区,以及中国经济模式的过渡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旧金山的失败投资。

汉克·格林伯格在由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举办的午宴上回答了前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的问题。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采访内容,或阅读以下的采访摘录。

问:您认为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是否能够胜任中国的改革和经济模式过渡?

答:我认为他们能够做到。决定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过程通常是经过谨慎权衡的。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在世界上是最重要的,但同时也是最充满矛盾的。如果中美两国不能学会互相信任,那么世界将出大问题。

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大国和亚洲大国,中国也是如此。这两个国家必须学会共同存在于这一地区,而不是由我主宰或是你主宰的单选题。我们必须学会共同领导该地区。

我很遗憾习近平的首次出访是去莫斯科而不是美国(或是在中美之间的某地与美国领导人见面)。

问:在我看来,华盛顿依然将旧中国视为威胁而非将新中国视为契机。这是你所提到的信任问题的核心吗?

答:这只是其中一部分,问题远不止于此。中国向南海地区扩张也加剧了这一紧张局势。

每个民族都有权利建立自卫军事力量。站在中国的立场想想,你会发现其周边国家都不是其友善的朋友。越南不是中国的朋友,日本也不是。中国与印度存在边界问题。而由于朝鲜的原因,中国与韩国也出现了问题。

我认为南海问题不是谁拥有岛礁的问题,而是谁拥有岛礁下方的石油和天然气。中国可能必须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来主动放弃(某些利益),而不是凭着自身逐渐强壮的肌肉强行挤进那团乱麻中。这不利于创造良好的气氛来建立国家关系。

问:中国如何向消费驱动型经济模式过渡?

答:中国必须要建立一个消费市场,但是这种变化不会突然发生,毕竟中国是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社会。

但是中国肯定会发展成为消费型经济。他们将把人们从农村搬出,并建设更多新的城市。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为这些城市的建设提供资金?如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这在我看来并不复杂。美国发行30年期的国债,我认为早晚有一天,中国也会发行30年期(或者20年期、50年期,这都不重要)的债券。这些债券不仅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都将是很有吸引力的。

一旦这些城市被建好并有人居住,给所有新城市5至10年的免税期。这些城市就会吸引众多企业和商业入驻。到那时,这些城市不仅在出口具备竞争优势,在国内也同样有优势,因为它们享受了税收优惠政策。

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正计划在旧金山做一次大手笔的房地产投资,但该计划似乎正在夭折

答:我认为这是到双方搞政治的结果。这个项目存在各种问题,有些是技术方面的,也有一些与安全问题相关的。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非洲贷了很多资金,而美国却没有这样做。但是现在,非洲大陆正经历非常巨大的变化(对此,美国不应该缺席)。

关于汉克·格林伯格:
Hank Greenberg汉克·格林伯格是C.V. Starr & Co.的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V. Starr & Co.是一家多元化的金融服务公司,以AIG创始人Cornelius Vander Starr的名字命名。Greenberg在1967至2005年期间曾担任美国大型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