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夫德·布特南:世界不会重回70年代的超级通胀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CME集团(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布鲁夫德·布特南(Bluford Putnam)。他与中国金融播客的主持人,向冀,讨论了美联储可能在何时停止大规模资产购买,提高基准利率,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以及这些措施对中国的影响。他同时也解释了在本轮世界各国央行大量印刷货币之后,为什么投资者不需要担心超级通胀的风险。

布特南是在纽约举行的2013年全球农业投资峰会上接受中国金融播客的采访。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采访内容,或阅读以下的采访摘录。

问:刚过去的周末,中国新发布的3月工业利润出现了增长放缓,同比增长5.3%,比今年前两个月的同比增长17.2%下降许多。但是你并不十分担心?

答: 不担心。中国工业利润最使人惊讶的是其在去年的强劲表现。那个时候,中国必须应对欧元危机和向欧洲出口的下跌。但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却保持了相当好的势头,虽然现在开始出现下滑。但是并不使我很担心。

我们认为中国的经济正在向一个低增速,成熟的经济体转变。因此,增速下降是很自然的过程。中国的经济将从过去30年来平均增速10%转变为本世纪平均年增长6.75%,到下个世纪将进一步下降到平均3.9%。

问:你认为投资者们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低增速的中国经济吗?

答:没有。但是我认为中国的新领导层对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有充分的认识,特别是更关注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他们将更快的行动去解决环境污染,医保和人民币市场化等问题。

问:你刚讲到在全球发达经济实行接近零利率的环境下,新兴市场的央行们面临的挑战将更加严峻。你对今年中国央行的政策有什么预测?

答:只要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利率还在接近零的情况下,我不认为任何重要经济体会加息。现在中国经济还在减速,通货膨胀也不是非常严重,因此我不认为今年人民银行将加息。

问:全球经济形势对中国显然有非常重大的影响,特别是美国的货币政策。你认为美联储将在什么时候退出量化宽松,加息并停止购买国债?

答:美联储已经采取了大规模的国债购买行动,每月购买800至850亿美元国债。我们认为在2014年初美联储将停止购买国债,因为美国经济那时将不再需要这种支持。现在,美国经济增长在2%左右,考虑到税率增长和财政削减的负面影响,这种增长真的已经非常不错了。

美联储将把加息的决定向后拖延到2015或者2016年。那个时候通胀将出现抬头,并成为美联储的一个担忧。但是现在,通胀不是问题。

问:加息对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有什么影响?

答:美联储已经积累了超过2万亿美元的国债。如果利率增长,国债价格将下降,美联储的2万亿美元国债的价值将下跌。

问:中国3.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有36%是美国国债,这部分自然也将面临贬值的风险?

答:只有当美国经济增速超过2%并且通胀出现上升趋势,我们才会看到美国债收益率上升,价格下降。因此,任何持有美国债的人 - 不光是中国 -都有面临亏损的风险。

但是,央行们一般不会提前出售国债。通常,他们持有手里的国债直至到期日。因此,至少在纸面上,不会出现亏损。我们认为美联储肯定会这样做的。

问:当这些国债到期并被支付时,其实际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通胀。为什么在本轮历史上最大型的货币印刷潮之后并没有出现人们预想的超级通胀?

答:最有名的货币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指出货币政策和其后果的出现将有一个时差,并且这个时差有时很长并长短不定。任何货币政策的后果可能在两年或之后才显现出来。

本轮的量化宽松其实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0年之前,那时宽松政策的目的是为了重建金融体系的信心。第二个阶段是2010年之后,那时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才是真正能够导致通胀的开始。这是为什么通胀还未出现的原因之一。

另外,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的银行监管都被勒紧。美联储可以印刷更多货币,但是银行们并没有把这些新生的钱借贷出去。因此,这一次,通胀出现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美国通胀在2016年会增至3%到3.5%。这仍是一个很可控制的情形。我们并不会重回七十年代超级通胀的时代。

问:关于人民币,你属于那些认为人民币已经接近公平价值的经济学家的阵营。为什么?

答:自2005年,中国已经让人民币升值达30%以上。现在,假设让人民币完全放开自由交易,我真不知道人民币会升值或贬值。我预期中国政府将以超出人们预期的速度将人民币汇率制度市场化。

关于布鲁夫德·布特南:
Blu Putnam布鲁夫德·布特南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在2011年加入CME集团之前,他曾在CD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rp任董事长,并在纽约银行家信托公司(Bankers Trust Company)股票和资产分配部门任首席投资管。他也曾在摩根士丹利,美国大通曼哈顿银行和美联储纽约分行任经济学家一职。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