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赫德:政府将可能再次缩紧房产调控“紧箍咒”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理查德·赫德。他与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讨论了OECD上个月发布的2013年中国经济调查。他解释了为什么OECD认为中国将在2016年取代美国成为最大的经济体;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已经远离过度投资而重新平衡;以及为什么北京有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进一步收紧中国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

请在音频播客中收听完整的采访内容,或阅读以下的采访摘录。

问:就在今天,中国宣布一季度全国GDP同比增长7.7%,增速较去年四季度的7.9%有所回落,低于市场预期。对此,您怎么看?

答:首先,这是一个非常使人意外的数字。如果看季度环比增长,增速其实只有1.6%,折合成年增长率约为6.5%,这是自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最慢的增长速度。

如果看数字的细节,我们发现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投资减速。本季度投资(对增长)的贡献只有2.3个百分点。这是个很低的数字,很难和固定资产投资数据一致起来,因为我们看到基础设施和制造业都有所回升。因此,可能的解释是房地产行业存在一个显著的去库存化过程。这意味着接下来潜在需求可能会更强,因此我们可能会在第二季度看到反弹。

问:今天我们将详细讨论OECD上个月发布的一份关于中国中期增长前景的经济调查。其中最为媒体关注的是中国将在2016年取代美国成为最大的经济体这一结论。你们是怎么得出这个预测的?

答:首先,这个预测不是基于标准美元。而是以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为基础,考虑了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价格水平差异。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估计,你会发现这两个国家之间一年的增长率差异是五个百分点。以此类推,在十年的区间,中国的增长将比美国快60%。

如果使用实际价格和市场汇率计算,5年后,即2021年或2022年,中国的GDP仍然会赶上美国。但是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所以即使GDP总值一样,中国的人均GDP仍然只有美国四分之一。此外,中国的生产力水平以及高科技设计和创新能力将仍然远远落后于美国。

问:OECD的报告中还指出,中国经济将逐步放缓,但高增长仍然可以维持一段时间。上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中国的超高速增长时代已经结束。那么中国中期经济增长较为实际的期望是什么?

答:是的,我认为中国过去的那种数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的时代将不复存在。我们预计未来五年每年的增速会在8%至8.5%之间。

为什么我们认为可以保持这样的增长呢?非农业部门一直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这一领域的生产率在过去十年一直保持了7.5%至8%的稳定增长。同时,经济增速的范围取决于从农村移到城市的人口规模。我们预计非农业劳动人口每年将增长2%,这将至少使得经济增速能够保持在劳动生产率增速加一个百分点以上的增长。

问:在OECD的报告中,你们建议中国在短期内保持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必须警惕将来的通胀风险。我们看到3月份中国的M2,即广义的货币供应量,增长了15.7%,远高于政府今年13%的目标,也高于市场预期。你是否担心这一系统的流动性过多?

答:我想你不能仅看货币供应量的数值,而是应该看得更广一些,因为中国的信贷已经从银行业为主转移到了资本市场。信贷总量的增长可能在19%左右,甚至更高。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货币和信贷的增长将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但事实上这目前还没有发生。这可能是因为政府对房地产的限制防止了信贷流入房地产市场。而我们预计政府在今年晚些时候可能会对房地产进行进一步收紧。

那么,信贷的快速扩张有风险吗?看看资产负债表内的银行信贷和资本市场信贷总额,你会发现中国的债务占GDP的比例不到200%。这也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要高。但那些遇到了财务问题的国家,如塞浦路斯和冰岛,他们的债务占GDP比例高达800%。人们真正应该担忧的也许是财富管理产品和信托产品,某些产品过去一年增长高达75%。如此快速的增长实在难以让人相信这些信贷产品的信用质量。

问:上周,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将中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A-下调至A+。评级机构是否挑错应该降级的信贷产品了?

答:如果你看中国总体政府债务,即使包括当地政府融资平台,总政府债务仍然只占GDP的50%左右。而且,利率远低于名义GDP的增长。中国也是自主发行货币国家,因此中国可能违约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问:中国坐拥3.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其以外币发行的主权债只有340亿美元左右。而惠誉将中国外币发行债评级定为A+。这一评级对你而言有意义吗?

答:中国的外部金融危机风险是非常低的,因为外汇储备占GDP的50%。此外中国还有资本账户的管制措施。同时,我也不认为国内政府的债务会造成问题。中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今年预计为GDP的1.5%,这意味着债务占GDP的比例会在2013年还有所下降。

问:再回到OECD的报告,你们提到过去两年消费对经济的贡献已经超过了投资。2011年消费贡献了5.2%,投资贡献了4.5%。去年,消费和投资的贡献分别为4.1%和3.9%。同时,你们预计未来两年这一趋势还将继续。那种“中国应该更多依靠消费实现增长”的说法,现在是时候了结了吗?

A:我认为是的。从长远来看,实际工资增长预计将快于生产力的增长,这将降低资本的回报率。所以,未来消费将进一步提高而投资将继续放缓。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中国经济已经在重新平衡。从本质上讲,这个过程必须由劳动力短缺来推动。而劳动力短缺在未来几年将会发生,因为中国的劳动人口和总人口会开始下降了。

关于理查德·赫德:
理查德·赫德(Richard Herd)是总部位于巴黎的经济合作组织(OECD)的高级经济学家。他负责经合组织中国研究团队,并在过去八年一直深入研究中国经济。他毕业于剑桥大学。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