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钢:中国新能源行业整合接近尾声,现今是投资好机遇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吴成钢,世界银行下属IFC(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气候变化基金的首席投资官。他与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讨论了国际金融公司在气候变化领域对中国私募股权基金的投入,中国未来的污染治理工作可能产生的新投资机遇,以及他在考量首次基金经理时所关注的要点。

请观看简短版的视频节目,收听完整的音频采访,或者阅读下面的文字采访摘要。

问:首先,您能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IFC气候变化基金以及您在基金管理中的角色吗?

答:IFC是世界上最大的专注于新兴市场私营经济的多边组织。我们每年投资超过100亿美元到新兴市场的私营领域。我们在2000年开始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并且已在新兴市场投资了130多只基金。我相信IFC所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能占到新兴市场所有私募股权基金的10%左右。目前我们拥有的投资组合总资金超过20亿美元。

清洁技术和能源效率是我们在私募股权投资方面的重点之一。 IFC从2007年开始投资这些领域。截至目前,我们一共投资了17只基金,平均每年投资三到四只基金。我们的投资重点包括传统的清洁技术,可再生能源(包括上游制造和下游发电),以及各种资源效率和环境服务(如循环再用,用水效率,可持续农业和可持续林业)。

IFC有一个子公司叫做IFC资产管理公司(IFC Asset Management Co.),是一家可利用IFC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资源从第三方投资者募集资金的基金管理公司。 IFC资产管理公司成立了一只基金中基金(正式名称是Climate Catalyst Fund),这只基金刚刚完成了5亿美元的首次资金募集,投资于气候变化领域。IFC在其中投入了7,500万美元。这只基金中基金(FoF)未来会进一步募集投资。

我本人并不直接管理这只FoF。我从2011年开始担任现在的职位,我的角色是为该基金提供IFC的渠道和资源,这样他们可以决定是否与IFC共同投资。我同时也管理IFC自身在气候变化领域的投资。

问:根据IFC的网站所述,IFC Climate Catalyst Fund是IFC在新兴市场上应对气候变化战略重点的一部分。那么你们,特别是在中国,做了哪些投资呢?

答:从我们的投资重点中你可能已经猜到,中国是该基金最大的关注点。截至目前,该基金大约有30%到40%的投资组合集中在中国。我们的投资重点包括环境服务,废物循环再用,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我们也曾投资于用水效率,水循环利用和水处理的基金。

正如你可能知道的,中国的清洁技术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在过去两年经历了巨大的调整。产能过剩问题、欧洲债务危机和欧洲补贴政策的变化对中国的出口导向型清洁技术领域产生了负面影响,特别是太阳能行业,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风电行业。大批中国企业将无法生存。但我相信此次调整已近结束,事实上现在可能是再次进入该行业的一个大好时机。

此外,从最近关于中国(严重)污染的头条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方面的巨大潜力。新的领导班子将会认真对待污染治理问题。

问:您是只投资私募股权基金,还是投资具体项目,或是两者都投资?

答:IFC两者都投资。至于我自己,我只投资于私募股权基金。我们尽量避免投资风险股权基金,因为知识产权在新兴市场经常不被保护。对于我们投资的大多数基金,我们也有与基金经理合作投资的选项。当然,IFC在清洁技术领域也有其自己的直接投资项目。

问:中国有很多私募股权基金都将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作为其重点投资行业之一,他们同时也可能投资于医疗或消费者等其他行业。您会投资这些多行业策略的基金吗?

答:对于我自己,我只专注于投资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的基金。通常情况下,这些基金必须至少有80%或70%的资金投资到气候变化领域。

问:在中国您所投资的基金中,您最看重什么样的品质或经验?

答:IFC有支持首次基金经理的任务。我们所投的基金经理中有一半以上都是首次基金经理。我们通常会评估他们的业绩记录和开拓项目渠道的能力。一些首次基金经理根本没有业绩记录,所以我们会看他们过去在一个特定市场中的交易经历。

其次,开拓项目渠道的能力可能是最重要的方面。在中国,有些基金经理联系我们时会出示一长串他们所掌握的项目渠道信息。我们会深入挖掘这些项目渠道的来源,判断它们是这些经理们的专有资源或仅仅只是他们在市场上听到的信息。在中国,能够开拓项目渠道意味着你必须有很好的当地人脉关系。

问:您能否给我们举例介绍一下您在中国的投资对气候变化产生的积极影响?

答:我们投资了青云创投(Tsing Capital),他们目前在清洁技术领域管理着五只基金,我们投资了其中的两只基金。他们是中国专注于环境和清洁技术领域的领先基金之一,也是采取可持续投资发展方式的一家领先机构。当IFC与他们合作投资时,我们会与他们共同确保他们不仅自身采用了IFC的环境和社会绩效标准,而且也要求他们的投资公司采用这些最优的做法。最重要的是,他们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财务回报。

另一个例子是IFC直接投资的一个项目。IFC在中国与多家银行有合作,我们会为他们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支持其客户实践一些小规模能源效率项目,被称为中国节能减排融资项目(CHUEE)。我们估计此计划所支持的项目从2005年开始共减少了15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问:那您在中国投资的这些基金现在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答:目前我们投资的所有资金都与中国的其他私募股权基金面临着同样的挑战。他们很难筹集到额外的资金,即使有IFC的支持。除此之外,部分基金的退出渠道也充满挑战。

问:您是如何评估您的投资效益的?是仅用数字评估,还是会结合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答:对于专注于气候变化的私募股权基金,我们要求他们报告相关项目对环境的影响,如温室气体减排或清洁能源生成等方面的信息。我们还会收集基金在其他社会影响方面的信息,如女性就业比例及他们支持的中小企业数量。

问:您是否有内部绩效指标?

答:对私募股权基金而言,一般20%是一个比较好的目标。实际上IFC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都完成得比这个目标更好。但是我们对清洁技术的目标设置要比较保守,因为在再生能源方面已经有很多基础设施类型的投资,他们的回报率虽然稳定,但比较低(约15%左右)。当然,在清洁技术企业和环境服务方面,你基本上可以期望达到20%至25%的IRR(内部收益率),它们的实际表现通常在16%到20%左右。

问:最后一个问题,您对未来IFC气候变化基金的投资有什么展望?

答:IFC在气候变化基金方面的投资相对较小。我们每年只投资三到五只基金,金额约为7000万美元至1亿2500万美元。现在有了FoF,我们从今年开始基本上有两种资金来源可用于投资,所以投资的金额可能会增加一倍。但我们不会增加所投资基金的数量。根据我们对行业的估计,大约有150只或更少的基金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领域。也许我们会联合FoF来投资一只基金的30%,而不是15%。

本期嘉宾:

吴成钢是世界银行下属的国际金融公司(IFC)私募股权基金集团的首席投资官,负责IFC在专注气候变化和资源利用效率的私募股权基金方面的投资。吴先生1999年加入IFC,担任结构性融资专家。2003年至2008年,他在IFC全球金融市场部工作。2008年至2011年,吴先生在香港任职,负责扩展IFC与大中华地区金融机构的合作伙伴关系,支持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和用水效率融资,以及其它与气候变化相关的业务。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