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LP将为海外对冲基金带来境内募资的福音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的中国金融播客,请听加州宝船资本(Baochuan Capital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Kevin Carter,及上海开开门资本(KKM Capital)首席执行官李健豪先生讨论国际对冲基金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计划投资中国A股市场的利弊,以及国际对冲基金如何从中国的富豪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处募集资金。

以下评论是在2013年1月5日由美国对冲基金协会(Hedge Fund Association)和彭博社(Bloomberg)在上海共同举行的联合活动上所作的。请收听完整的音频节目,或者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以及在中国金融播客网站上收看更多精彩专访。

Kevin Carter谈如何在QFII计划之外投资中国A股市场:

我经常和一些世界上最大的QFII投资人在一起,其中大部分都是长期的美国机构投资者。无论他们是否正在积极交易,他们都不打算轻易把资金进出QFII额度。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曾告诉我,他们可以把钱拿出来,但他们担心这么做会造成一些政治影响。

其实看看中国股票的总市值,你可以大概这么划分:60%是属于A股市场,40%在香港及纽约市场。所以即使没有QFII额度,你也可以投资将近一半的中国股市(我们就是这么做的)。但美国的一些投资者不明白这一点。

我与一些希望有QFII(配额)的美国大学捐赠基金会交谈过。我问他们是否投资过任何香港或纽约的中国股票,他们都说没有。当问及为什么时,他们面无表情地回答说:“我们不知道。 A股听起来更中国”。我向他们指出,中国的一些知名股票,如中国移动和腾讯等,都是A股市场无法买到的股票。

当然,直接投资A股市场也有强有力的理由。那里有一些其它地方没有的大型消费类股票,如贵州茅台或五粮液。但其风险是,A股市场是一个更具投机性和扭曲性的市场。

Kevin Carter谈做空中国股票的高成本:

虽然将来股票做空会变得更加可行,但它的成本仍然非常高。中国股票的做空成本往往在8%至10%。作为一个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空的人,我可以说,做空真的是很艰难的生意。如果股价从10美元到0美元,你顶多可以赚100%。但如果情况相反,和做看涨交易时风险敞口降低不同,你的风险敞口反而会增加。因此,当A股市场变得更容易做空时,投资者需要非常谨慎,因为做空真的是一件能让人飞速赔钱的事。

李健豪谈如何在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计划之内和之外筹集资金:

一种方法是为现有离岸基金筹集资金。我们与中国的共同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合作,通过QDLP筹集资金,然后将其引导到现有的离岸基金。另一种方法是拥有长期的在岸业务。2012年,通泰资本亚洲(Winton Capital Asia)(世界最大CTA基金的香港附属公司)与中国基金管理公司华宝兴业(Fortune SG)合作,在中国推出了第一只CTA。在此次合作中,通泰基本上提供管理本地产品的研究和咨询服务,如股票指数期货和本地黄金市场。这在占领国内市场上踏出了聪明的一小步。

我以前碰到过一个温州企业主,他告诉我他有三千万人民币投资在一个私人账户上。他没有设立人和管理办公室,或面临任何来自监管的监督,他只是把钱转到朋友的账户上并期待能有回报。

因此在开开门资本,我们不仅尝试让中国的共同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与我们的对冲基金合伙人合作,也试图说服像他这样的高净值个人对这类合作关系所提供的产品感兴趣。根据最近的一份报告,截至2010年,中国境内的私人不受监管的资金大约有一万亿元人民币。因此,对海外对冲基金来说,筹款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本期特别嘉宾:

Kevin Carter宝船资本的联合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宝船资本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投资公司,主要专注于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公司的CIO是《漫步华尔街》的作者伯顿·G·基尔克博士。在加入宝船资本之前,Carter创办了两家金融公司,分别被纳蒂克西斯资产管理公司(NATIXIS Asset Management)和E * TRADE集团所收购。

 

李健豪开开门资本的首席执行官。开开门资本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投资公司,专注于连接国际对冲基金和中国投资公司。在此之前,李先生在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和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的固定收益部门工作。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