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博望:多数中国境外投资都不幸失败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龙博望,A Capital的创始人。他与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探讨了为什么他创立的以中欧跨境交易为核心的私募股权基金能够在未来的全球经济低迷中独树一帜;作为拥有法德两国公民身份的他,又是怎样最初被中国市场吸引,并在40岁之际置身于中欧投资交易的中心,以及成立不到一年的A Capital怎样吸引了两大来自中国和欧洲最有重量级的机构投资者。

请观看简短的视频节目,或者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以及在中国金融播客网站上收看更多精彩专访.

问:首先,你能简单介绍下A Capital吗?

答:我们是一只欧洲成长型资本基金,主要投资一些在中国有强大增长潜力的欧洲公司。一旦我们决定投资(某家欧洲公司),我们会为其介绍拥有足够资源和专业知识的中国战略合作投资者,帮助这家欧洲公司在中国取得成功。

问:你同时拥有一只欧洲基金和一只人民币基金。欧元基金的目标规模为2.5亿欧元,目前你筹集了多少呢?

答:我们已经筹集了大部分资本。我们的基金成立时间较短,只有一年多。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做了两笔交易。几个月前,我们与两大投资者合作完成首轮资金募集,一个来自中国,一个来自欧洲。

问:是比利时联邦集团和中国投资公司吗?

答:是的,他们都投资了我们的卢森堡基金。我们的基金实际上是一只受监管基金,尽管在欧洲,只有那些拥有5亿欧元以上的基金需要被监管。考虑到我们投资者的质量,我们决定在卢森堡金融管理局下登记并受其监管。

其次,我们还有人民币基金,这只基金是我们与北京市政府办公厅财务处合作成立的,其特别之处在于允许我们以人民币在中国募集资金并进行海外投资。

这两只基金的投资完全并行操作。人民币基金对我们而言是一种工具,使得中国的有限合伙人可以通过我们这个平台进行海外投资。

问:有几只基金与你的战略类似,比如专注于中国-意大利和中国-欧洲的曼达林基金,其创始人之前也曾做过我们的嘉宾;或者是专注于中国-法国的Cathy Capital。你和他们之间的异同点是什么?

答:首先,这是一个比较新的投资策略。有其他人可以作为自己的基准,这是一件好事。我既是德国公民又是法国公民。德国约有120只私募投资基金,法国约有140只。有两三只基金做跨境交易才是健康的。

其次,我们的重点是整个欧洲大陆。我们的战略重点是城市化这个主题,这个趋势在中国未来20到30年都会很强劲。我们投资于三个子领域:1、零售和消费品牌。我们与Club Méditerranée 以及 Bang & Olufsen的两笔交易就属于这一类。 2、交通运输和物流。 3、产品质量,包括食品安全、环保技术和医疗保健。

欧洲可以提供所有这些领域的专业知识和资源。德国有汽车专业知识,北欧国家和法国拥有先进的水处理技术,而法国和意大利则有稳固的消费品牌。

问:欧洲现在深陷欧元危机,中国经济也在放缓。在这种情况下,你如何成功地实施自己的战略呢?

答:我们的战略是投资那些在中国具有很大发展潜力的欧洲公司。直到两三年前,这一直是欧洲的一个缝隙战略,因为在那之前,这些公司在欧洲范围内的发展良好。而现在,糟糕的欧洲经济增长预期使得这些公司在中国市场上打胜仗不再是一个“有则更好”的选择,而是一项不得不为的绝对责任。

即使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这也只是相对的。我们关注的大部分领域,如消费、交通运输、环境等,每年仍以10%至20%的速度增长。

我们寻找的是那些在中国有着巨大潜力,但一直没能取得成功的公司。比如Bang & Olufsen,直到18个月前新的管理团队介入,它才开始真正专注于扩大亚洲和中国的市场。

问:再谈谈你自己的职业生涯吧。成立A Capital之前,你曾在另一家欧洲成长型投资基金工作,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中国市场的呢?

答:这完全是个巧合。在2001年进入私募股权投资之前,我曾在空中客车公司工作,之后帮助一个欧洲家庭的家庭投资办公室建立其投资组合。2001年起,我开始徒步走遍中国。在游遍云南、西藏和新疆等地之后,我开始认识中国并感受到中国的企业家精神。我也听说了私募股权基金的成立和发展,以及一些中国私营公司如何发展成为了行业巨头。

于是,我与一个朋友合作成立了一只1,700万美元的成长型投资基金,投资于中国的清洁技术和医疗保健领域。我们所面临的一个挑战是要找到优秀的中国本土经理人。最终,我们找到了6个中国经理人。同时,我还发现了自己这个外国人的价值,因为本土经理的成熟正在逐渐减少。

2010年左右我开始意识到,作为在中国的外国投资者,你需要有超专业的判断能力,因为这里有太多优秀的中国经理人,他们做得非常出色。所以,我们现在的优势在于可以提供别人不能提供的东西。对中国的企业来说,想在德国或者法国投资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们可以提供专业的知识和资源来帮助他们。

问:正如我们提到的,你能够吸引到比利时联邦集团和中国投资公司,这对一个像你们这样的新基金而言是一项伟大的壮举。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答:这两个有限合伙人通常不会投资初创基金,我想这是由于我们投资欧洲,但引进中国战略合作投资者的独特战略。多数中国在境外的投资都不幸失败了,但我们的两笔交易都在有望成功的交易之列。

问:你关注着中国内外的跨境交易,那么你认为中国的国际并购市场在未来几年内会出现哪些趋势?

答:我们做自己的研究,并推出以此为基础的Dragon指数。2011年,欧洲是中国对外投资的头号目的地。去年,中国约有680亿美元的海外交易,其中一半都是新项目。340亿美元的并购中,三分之一流向欧洲;约60亿美元去到北美,美国和加拿大各占一半;约90亿美元则去向非洲。

其次,越来越多的私营公司开始交易。国有企业的成交额依然占主导地位,因为所有大额的资源和能源交易都是由他们做的。但从交易的数量来看,私营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在逐渐增加。最后,今年第二季度的交易中,70%左右都是少数股权交易。

问:你目前为止的两笔交易都是投资上市公司的,但你们是一家私营股权投资公司,对此你作何解释呢?

答:我们的有限合伙人也问过同样的问题。我们是一家私人股权投资基金,而且我们大多都投资于私营公司。
但是刚开始成立一只新基金时需要特别谨慎。所以我们做了这两笔交易来降低风险。我们想做一些明显的交易,让投资者立刻清晰地认识到我们的战略。Club Méditerranée 和 Bang & Olufsen都是全球性的品牌。当然,我们整个团队现在正专注于投资私营公司。

本期嘉宾:
龙博望是A Capital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A Capital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对外投资的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在此之前,龙博望还参与创立了CEL Partners,一只专注于中国清洁技术和医疗保健领域的欧洲成长型资本基金。他还发展了一只面向越南和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Jaccar Capital Fund,并在2005前一直管理Burelle Participations。他具有德国和法国双重国籍。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