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强: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的机率极小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廖强, 美国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中国金融机构评级董事。廖先生向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中国不会发生金融危机,以及那些为什么那些惊呼中国银行业面临悬崖的人们的判断将被证明是错误的。

您可以在音频播客节目中收听完整的采访,或者阅读下面的采访摘要。

问:您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中资银行在未来几年内将出现信贷风险, 那么信贷状况会变得多差呢?

答:我们得区分开银行的贷款质量和银行本身的信用质量。在中资银行存在的潜在贷款质量方面,我们确实看到了信贷损失会在未来几年内不断上升。

事实上,在过去的六到十个月,中资银行报道出的企业拖欠情况越来越多。由于经济增长放缓的滞后性和不良贷款的表面情况,我们相信这一趋势将持续到明年年底。

问:您估计不良贷款率最高会达到多少?

答:现在,中资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在1%左右,这是一个非常低的水平。未来可能增长两到三个百分点,这意味着2013年底,不良贷款比率约为3%至4%。

但回过头看中资银行本身的信用质量,我们持较为乐观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目前我们对中资银行的前景持稳定瞻望。这是我们将贷款质量和盈利能力的潜在恶化趋势考虑进来后得出的。

问:您认为中国金融行业的系统性风险有多大?

答:我们认为中国银行业的压力不会太大。虽然不良贷款在未来几个季度可能会激增,但我们相信银行有韧性和足够的流动性来吸收潜在的信贷损失。

中国政府向银行业提供了一个稳定而较富裕的净息差,从而保护银行的盈利能力。我们认为,目前银行每年能吸收高达300至350个基点的新不良贷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相信系统范围的信贷危机还远在天边。

问:如果情况差于预期,政府救助很可能会干预其中。那么对行业的救助会给中国政府带来多大的影响?

答:在严酷的经济硬着陆情况下,我们认为信贷损失可能会超出银行的盈利能力,这时便需要政府的援助。

当我们评价中国政府的信贷可靠性时,我们已经将来自银行的风险纳入考虑中。因此,即使在经济硬着陆的情况下,中国政府的信贷评级仍然不会受到影响。

问:很多专家认为,中国从未有过真正的经济周期。同样的,我们可以说,中国从未经历过一个信贷周期。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答:从2008年到现在为止,中国经历了一些温和的经济周期。但是根据观察,确实能发现中国没有经历过严重的经济放缓和信贷低迷。但这是未来几年内可能会发生的。

问: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您给中资银行的信用评级。中国银行被评为A,而另一家美国银行,摩根大通银行,其高级无抵押债务的评级也是A。但我们可以认为这两个同样的评级是基于完全不同的考虑因素。您能解释一下吗?

答:当我们给中国银行或其同业银行评级时,我们确实将额外的政府支持纳入考虑中。但我这里要提醒的是,事实上并没有明确的,确定的来自政府的任何担保。你可以这样理解,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给予系统内的重要银行一些额外的支持。

不仅是中国的银行,对世界各地的其他主要银行,我们也一直是这么做的。这取决于银行是否是国有的,或者是该银行是否会给整个银行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因此对于中国银行,我们实际上对其评级考虑了政府支撑因素,因而提高其评级四个点。

但我们必须记住,相同等级的评级应表示银行A和银行B具有相同的违约可能性,尽管评级的因素可能会有显著的差别。

问:对于即将上任的新一届领导人,您认为应当优先实施的最紧迫的新政策是什么?

答:我们认为,调控的利率制度是导致中国经济结构扭曲的主要因素。通过2012年中的部分放开利率,我们相信本届政府已经在努力调整这个漏洞。

我们认为新政府应当认真考虑在利率改革上采取大胆的举措。这将对中国经济再平衡具有深远的影响。

本期嘉宾:

廖强是标准普尔的金融机构评级董事。他于2005年加入标普,过去7年中一直研究中资银行。在此之前,他曾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七年,负责中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督和管理。他获有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生院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研究生院的金融学硕士学位。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