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育空:中国新一届领导人能否推动有力的改革措施?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黄育空,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专家,前世界银行驻中国主任。黄先生与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分享了他对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的政策选择分析,中国未来能否实现实质性的改革措施,以及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长期发展趋势。

您可以在音频播客节目中收听完整的采访,观看简短版的视频节目,或者阅读下面的采访摘要。

采访摘要:

问:中国的经济在过去20年里一直以超过10%的平均速度增长,历史上没有任何经济体可以永远持续如此高速增长。新出炉的第三季度GDP是7.4%,你认为转折点终于来了吗?

答:实际上二十多年来,中国的年增长速度从来没有低于7.8%。所以毫无疑问,今年的增长很可能是过去二十年中最低的。但是,过去的一个月中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迹象。投资开始有响应或得到回升。零售销售情况转好,出口形势得到改善。因此有些人会猜想,当然我也认为如此,未来一两个月内经济将走出谷底,并转而上升。

但是即使出现反弹,明年的GDP增长远超过8%的可能性也较小,因为全球经济环境仍然低迷。

问: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进入一个阶段,当较低的经济增长成为正常现象?

答:中国的经济是一个成熟的中等收入经济,正在向上中等收入(经济)发展。从现在起十年或十五年内,中国将进入你们所说的高收入(经济)。高收入经济是不会出现10%、甚至8%的增长速度。实际上5%或6%的增长已经是非常强劲的表现。

中国经济为什么要以较高的速度增长?10年前,中国希望增速在9%或10%,因为面临着重要的就业问题。但是,现在中国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社会趋于老龄化,劳动力逐渐萎缩。因此不再需要高速的经济增长来创造就业机会,而是需要创造报酬更高的工作,具有更高价值(的工作)。所以,现在重要的是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而非数量。

特别鸣谢北京国贸大酒店为本次采访提供场地。

 

问:你认为中国的增长可能会出现远低于7%的情况吗?

答:这是可能的。增长取决于消费和投资。消费增长一直在8%至8.5%左右。还有政府的因素,它占了约一半的经济。过去的投资增长都在两位数,但近来已经放缓,未来也只会保持在5%或6%。假设增长在4%左右,而消费的增长在8%左右,那么基本上经济将增长6%,这个值太低了。

因此,真正的诀窍是在未来十年继续保持7%或8%的增长。之后,我们将看到中国的经济增长接近6%。但是未来十年怎么保持7%或8%的增长?最关键的是提高生产率。中国一直在努力通过创新和技术来提高生产力,但这需要几代人的时间,不可能在五年或十年内见效。因此更直接的方法是加大人口流动的灵活性,并且放开户口制度。

问:下个月,中国将迎来十年一次的领导层换届。你认为新政府应当采取哪些主要的政策措施?

答:我认为下一届领导人需要在有三个方面作出决定:1、相对于私营部门,国家应扮演怎样的角色;2、什么是银行和财政预算之间的适当平衡;3、中国城市化的速度和模式。

关于国家和私营部门的作用,问题不在于哪一个占主导地位,关键是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使二者能够竞争。对于第二个问题,国家预算是太少了。政府开支只占中国经济总规模的27%。其他东亚国家都占到35%以上,欧美则占到45%或50%。这是因为中国的银行部门提供过多的服务和融资,这些其实是应对通过预算来完成的。随着中国经济的成熟,这两个角色一定要转换过来。

第三个问题,中国的城乡比例大约是50:50。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可耕土地,城市比例应达到60%。因此,实际上中国需要加快特大城市的发展,而不是扩大那些不能提供高收入工作的二线城市。

在这几个方面必须要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目前的领导层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新的领导班子解决起来会比较困难,因为既得利益集团总会阻碍正确的选择。

问:听起来似乎你不认为新的领导班子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来带领国家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答:这一届领导有常务委员会,可能有七个或者九个成员。集体领导方式通常很难推出开创性的改革方案,因为必须得到所有人的同意。所以我认为这对新的领导层来说比较困难。

那过去怎样呢?你知道,中国过去也是集体式领导方式。可是你想想就明白了,过去虽然也是集体式领导,但其实是由几个人主导的,甚至有时候由一个人占绝对领导地位。

问:那么这对经济有什么影响呢?

答:如果不做出决定,我认为中国在未来10年内想要保持8%的持续高品质增长的可能性将会降低,国家的增长速度会逐渐下降。未来几年的平均增长可能会在5%至6%,而不是8%。

本期嘉宾:
黄育空是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专家,主要研究中国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在研究中国的经济和政策问题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1997年至2004年担任世界银行驻中国主任。在此之前,他曾就职于美国财政部,获有耶鲁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和普林斯顿大学文学硕士及博士学位。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