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Hugger: 只有前沿市场能实现与全球分化的投资回报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中国金融播客的嘉宾是Thomas Hugger, Leopard Capital的首席财政官。Leopard Capital是一家主要投资于亚洲前沿市场的私募股权基金。Thomas Hugger与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讨论了他在柬埔寨等前沿市场投资的成与败,中国经济放缓对亚洲前沿市场的冲击,以及为什么只有前沿市场可以提供比新兴市场更佳的风险投资回报。

您可以在音频播客节目中收听完整的采访,观看简短版的视频节目,或者阅读下面的采访摘要。

采访摘要:

问:首先请您简短介绍一下Leopard Capital?

答:Leopard Capital成立于2008年。我们的目标是在前沿市场做私募股权投资。目前我们已经募集了两支基金。2008年3月,我们筹集第一支私募股权基金投资柬埔寨市场,另一支基金则投资海地市场。另外,我们希望今年启动另外两支基金分别投资孟加拉和不丹。

我们遇到上百家潜力机构投资者,或者感兴趣的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他们对亚洲前沿市场非常感兴趣,但是对于将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单一的国家,像柬埔寨,十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有顾虑。他们希望投资能够更加多样性,并有更好的流动性。因此,在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启动一支基金投资亚洲前沿市场的公共市场股权,包括柬埔寨,孟加拉,老挝,越南,斯里兰卡,巴基斯坦,蒙古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缅甸。这支基金就是目前我正在管理的Leopard Asia Frontier Fund。

问:这些基金的资本有多少?

答:柬埔寨的基金有三千四百万美金。海地基金有两千万美金。Leopard Asia Frontier Fund一开始主要从家庭和朋友间筹集资金,今后我们将继续筹集资金。目前我们的资金为两百万美金。

问:目前投资者对前沿市场确实非常感兴趣。在你们与潜力投资者交谈时,他们最大的顾虑是什么?

答:他们最大的顾虑在于资金的流动性以及投资的执行。他们的疑问是:这些国家的市场是否已经成熟到可以做私募股权投资?

我们尽力说服他们,在这些市场投资私募股权是可行的。目前我们管理柬埔寨基金已经是第四个年头。我们已经投完了全部资金,并且已经实现了两个退出。因此,我们充分相信这是可行的。

问:您能就在柬埔寨的两个退出给我们更多的信息么?

答:一个是在老挝的上市前交易(通常,柬埔寨基金可以投资整个湄公河地区)。我们在一家电力股票上市前几个月进行了投资。另一个是在柬埔寨通讯公司的结构化交易。这个交易本来预计时长两年,但是我们在一年零三个月的时候退出。

我们通过自己的关系运作这些交易。我们在Leopard Capital拥有 20 个股东。我们的董事长是Marc Faber,一位著名的欧洲投资人。因此我们有很多人脉资源。

答:对于那笔柬埔寨的投资和退出,能给我们讲讲您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退出的?

答:这个交易由一家中国银行提供资金。中国对柬埔寨的通讯领域有很大的兴趣。通常来说,我们在进行投资时,不能确保能通过上市交易退出。因此我们通常将公司出售。

问:这些前沿市场中每年有多少交易量?相比中国,印度等其他市场,估值情况如何?

答:别忘了我们的基金只有3,400万美金。我们期望进行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不仅是在产业类别,也包括投资方式。平均每笔交易额可能在1百万到5百万之间,并且100%是我们自己的资金。

进行估值的对比很难,因为我们在柬埔寨的一些投资近似于风险投资,有一些甚至是绿地项目(指的是你在一片绿色草地上开始项目,也就是从零开始创业)。我们在柬埔寨就有两个这样的投资,一个是矿泉水项目,另一个是柬埔寨Kingdom Beer啤酒厂。

在2008年至2009年当大家都在青睐印度市场小额信贷公司的时候,我们也投资了小规模的小额信贷公司。我们是柬埔寨唯一一家向这种小额信贷公司注入成长资本的基金。我们目前正在筹集本地以及境外资金帮助其企业的成长。

我们在进行投资时,一直采取 25%的内部收益率作为基准。

问:您能讲一些例子,当您的投资结果明显低于预期?您从中汲取了哪些经验?

答:我们在柬埔寨投资了一家鲜虾加工厂。我们的合作伙伴是外国人,不是柬埔寨当地人。在企业起步阶段我们进行了投资。我们预期这是个消极投资,我们占有一个董事席位。遗憾的是,我们不得不更加积极的参与公司运营,并且公司没有依照规划盈利。

问题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客户。国际成虾采购商对我们的产品很感兴趣。问题出在供应环节。柬埔寨没有育虾场。我们厂的特色是海洋捕捞野虾。我们都知道出海捕虾的数量是非常不稳定的。我们进行了预估,但是无法确保野生虾的足量供应。我们向工厂注入更多的资金,但是最终企业不得不关门。

问:中国目前成为亚洲经济的增长引擎。当前其经济增长放缓,这对亚洲前沿市场将产生什么影响?

答:前沿市场来自中国的消费需求将会降低。但是我同时也看到了积极因素。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导致中国华南的企业大量倒闭。这些工厂可能会迁至柬埔寨,老挝和孟加拉国寻找更廉价的劳动力。

我们更关注制造,纺织和皮革产业领域,尤其是孟加拉国。最大的风险在于退出通道。有时,这些工厂仅单纯依靠一两个大客户。循环周期也很短,因为在未来这些企业为了寻找廉价劳动力可能迁至非洲。因此,四,五年之后这些工厂可能就没有很大的价值了。

问:您在柬埔寨游历多年,能谈谈您所感受到的变化吗?

答:我每隔四到六个星期会到那边,每次去都能发现积极的变化。有了更多的高层建筑,更多的设施,道路质量变好。更多的交通流量,更高档的车,人们的打扮也日益新潮。到处都有餐厅涌现出来。

我希望投资者今后能意识到,只有前沿市场能够提供一个和全球市场无关联的投资回报。当全球经济都如此萧条的时候,投资前沿市场能够得到优胜的回报。

本期嘉宾:
Thomas Hugger是Leopard Capital的首席财务官。该公司聚焦投资前沿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特别是亚洲前沿市场,包括柬埔寨,孟加拉国,老挝,越南以及其它国家。Hugger 在私人银行行业工作了27年,加入该公司前任职于香港 LGT Bank,担任常务董事。之前,他在苏黎世LGT Bank 以及苏黎世及香港的Bank Julius Baer任职。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