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中恒详谈中国保险巨头平安集团怎样布局10亿美元全球科技创企投资

作者: | 2017年11月21日 — 14:04 北京时间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对于曾在花旗集团供职18年的Jonathan Larsen(中文名:罗中恒)来说,加入中国平安就像是一位上将被派去带领一支精英小分队。作为原花旗全球零售银行总裁,他曾一人指点八万多人的全球团队。今年5月,罗中恒加盟中国平安,担任集团首席创新执行官,并出任初始规模为10亿美元的中国平安全球领航基金CEO。而上任当天这支刚刚创办的团队里只有罗中恒和他的助理二人。

但他此时肩负的责任和眼前的机遇可能远超从前。作为平安全球领航基金的首席执行官,罗中恒将要带领一批不断成长的精英队伍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这10亿美元的巨额资产,推动其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投资基金。除此之外,作为集团的首席创新执行官,罗中恒将与平安的高层管理团队协作,帮助其巩固及发展中长期的创新领先优势,推动这家保险业巨头成为创新型的龙头企业。

“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来到一个新的领域,肩负与以往不同的使命,这令我非常振奋。尽管员工管理的规模会有所不同,但职务本身实质上是互通的,”罗中恒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平安集团的办公室接受中金投网采访时表示。

今年5月,这家全球第一市值保险公司宣布将成立一支规模10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基金——全球领航基金,主要将致力于投资全球金融和医疗健康技术。这支基金的目标令人瞩目:计划在三四年内将新基金的这10亿美元全部投出,推动平安实现创新目标。

罗中恒称,全球领航基金会是平安集团推动其自身创新的一个杠杆。新基金将投资那些拥有突出技术、平台及模式并有望取得成功的企业,也包括与平安现有和未来业务战略性相关的企业。

对于金融科技领域,罗中恒表示他考虑是否投资最关心的有三个方面:技术创新点,技术的潜在价值,以及该技术对平安集团的作用。三者缺一不可。

他还表示,个人及企业贷款平台、商业模式创新、保险科技是平安尤为关注的领域。在今年9月份,平安全球领航基金完成其首笔投资,被投资的是欧洲金融科技公司10x Future Technologies。该公司由前巴克莱银行行政总裁Anthony Jenkins创办,致力于为银行的后台科技系统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这家平台可能会被整合进中国平安的银行体系及其推出的金融科技服务平台金融壹账通。

而在医疗健康领域,平安集团一直以来较为关注人工智能(AI)与医疗诊断方面的应用,以及可穿戴设备、移动技术在健康监测及康复咨询方面的应用。当然,对于在中国拥有医保业务的平安集团来说,又成功孵化了坐拥50万日活用户的平安好医生,在这些领域的任何投资都有可能成为平安集团战略部署中的一环。

 请继续阅读罗中恒与中金投网首席记者向冀之间的访谈问答实录(略有修改编辑)。记得在iTunes商店内订阅中国金融播客,或订阅中金投网每周简讯。此外您还可以订阅中国金融播客的Youtube频道优酷频道

问:今年五月,您加盟中国平安,担任平安集团首席创新执行官,并担任初始规模达10亿美元的中国平安全球领航基金CEO。这与您之前在花旗银行担任全球零售银行总裁时相比,最大的不同在哪?

:在花旗银行供职的最后四年半时间里,我负责管理花旗的全球零售银行业务。前前后后统领着八万人的团队,所以现在来(中国平安)领导一支小团队可以说是很大的变化。事实上,上任第一天只有我和助理二人。不过当然,平安集团是一家非常大的企业,拥有约32.5万名员工,120万家人寿保险代理,但我们的基金刚刚成立,一切从新开始,团队需要逐步组建。

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来到一个新的领域,肩负与以往不同的使命,这令我非常振奋。尽管员工管理的规模会有所不同,但职务本身实质上是互通的,因为我在花旗银行时已经在接触新金融科技这块领域。

问:在中国平安您兼任两个职位,一个是集团的首席创新执行官,另一个是全球领航基金的CEO。这两个职位有重合或不同的地方吗?

答:作为平安的首席创新执行官,我会帮助集团延续创新,寻找能够整合进平安自身业务的新技术、新平台和新模式。这些包括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企业。

全球领航基金会是平安集团推动其自身创新的一个杠杆。新基金将投资那些拥有突出技术、平台及模式并有望取得成功的企业,也包括与平安现有和未来业务战略性相关的企业。

问:这(全球领航基金)是一支风险投资基金吗?

答:是的,这是一支企业风险投资基金,我们拥有战略性的目标。希望通过投资这些公司获得战略合作机会,这对平安未来业务的发展将起到推动作用。

问:您刚才说这支基金会是平安集团加速创新的一个杠杆,那么这些杠杆之间会如何相互协调?

答:平安集团旗下拥有数十个业务线,每项业务线都有高度的自主权,并配合了严格的KPI(关键业绩指标)管理模式。说实在的,这是在我职业生涯中看到过的最严格的KPI制度,也是有助于驱动他们提高产品及服务水平的一套严密而有活力的体制。

问:请给我们举个例子吧,对于平安全球领航基金,您制定的KPI模式是什么?

答:这是挺有意思的事情,我认为我应该是除了平安集团董事长之外唯一没有制定KPI的(管理人员)了。但重要的一点是创新可以自下而上,它可以来源于企业内部,可以来源于战略合作,或是从集团层面提出的任何能被注入业务中的对策,也可能是我们通过领航基金获得的合作项目。

问:全球领航基金作为一支涉外投资平台,在成立之时是否需要获得政府的审批?

答:这支基金的资产完全来自平安集团。正如我们所说的,我们正积极寻找投资项目。这笔资金是平安公司在海外已有的资产,因此完全符合外汇及其它海外投资的相关要求。

问:让我们来谈下这支基金所关注的金融科技领域。您最看重的是哪些方面?

答:我们主要考虑三个方面:创新点在哪;这项创新技术可能在哪些方面发挥价值;能给平安集团带来的价值和作用。

被投的项目会涉及一些在世界上具有发展潜力,但可能对中国不太受用的领域。例如,在国际汇款方面,很显然中国面临货币管制,许多我们能在美国、欧盟或英国看到的汇款产品不能直接(在中国市场上)供应。因此这限制了我们的机遇(也不太与我们息息相关)。

问:针对刚才您说的这些标准,能给我们各举出一些类似的企业案例吗?

答:近期我们刚刚公布投资了一家公司,叫10x Future Technologies。这家公司创办于两年前,创始人是前巴克莱银行行政总裁Anthony Jenkins,他在零售银行及信用卡业务领域拥有三十年的工作经验。

这家公司旨在为银行的后台系统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将大量繁复的结构及非结构化数据整合进一个简洁的系统平台中。许多大银行所用的传统技术组件既昂贵又复杂,这家公司正是解决了他们所面临的难题。

问:这项投资的战略意义是什么?

答:平安集团拥有自己的银行业务,而且我们推出了金融科技服务平台金融壹账通。该平台专注于为中小金融机构科技赋能,现有合作银行近200家。因此,平安可能整合10X的平台,让其成为我们系统中重要的一个部分。

问:到目前为止,有投资意向而进行约谈的公司有多少家?

答:在过去5个月时间里,大约有250家。10X是我们投资的第一家企业,我们还有非常多感兴趣的企业。我们将重点放在国际上,主要目的是寻求国外领先的平台,将其引入中国。

我们尤为关注个人及企业贷款平台、模式创新、保险科技等领域。我们认为保险业科技在未来三至五年里肯定会经历根本性的转变。比方说,当你出国的时候,你的手机能自动识别出来,为你购买旅游保险。同样的,盗窃险、人身意外伤害险等都可以与创新的技术相结合。

问:再来谈谈医疗健康吧,这块您比较关注哪些领域?

答:平安集团在中国拥有自己的医疗保险业务,同时我们还成功孵化了全球最大的远程医疗服务平台——平安好医生(拥有1.4亿注册用户和50万日活跃用户)。在公共医疗保险领域,我们一直积极地与地方政府合作。同时还推出了万家诊所,帮助了全国约30%的诊所。

我们看到了许多非常有意思的创新面,比如人工智能(AI)在诊断分类和帮助医生制定治疗方案方面的应用,可穿戴设备及移动技术在健康监测或康复咨询方面的应用。医学影像也很有吸引力。虽然这块技术还有待发展,但非常具有投资价值,而且有大范围商业化的前景。

问:像平安好医生这类平台,您认为是否存在让这一类型的APP真正实现商业变现的途径?

答:我认为变现的渠道有很多。比如,英国的一家远程医疗平台就正式加入了政府的医疗保险计划,通过政府医保平台赚钱。还有,新西兰政府目前正通过一家名为HealthTap的美国公司搭建远程医疗平台,以完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我们发现在美国,类似于平安好医生的这些平台能够直接向用户收费,并收回成本,或用户可通过私人医疗保险获得补偿。足够庞大的用户基数支撑起了产品销量,很显然这里还有广告等诸多机遇。

问: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您所考量的关键标准是什么?是技术还是对平安集团的作用?

答:当然我们希望投出的资金富有效用,可以得到可观的回报,但最重要的衡量标准还是战略相关性。

由于是直接投资,我们通常不太会投非常早期的项目。比较典型的是希望投3-7年或3-10年的成长企业,我们希望看到企业已拥有自己的产品、客户基础和一定的收入基数,亦或是企业未来的盈利能力,同时还需要有一个成熟稳定的管理层,我们认为这对企业走向正轨不可或缺。

问:再来看人工智能,诸多不同的应用领域中,您目前所看到的AI最有前景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答:我认为在图像识别方面我们已经看到了非常多优秀的应用,我们也在人脸识别技术方面有了很好的进展。平安集团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实现了“刷脸”认证登录或放贷。我们将用户的脸部与政府提供的人脸识别数据库相匹配,结合一些其它的变量,从而防范身份诈骗。

我们还看到了许多可喜的进步,比如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技术在诈骗分析及信用分析方面的应用,以及语音交互代替了客服呼叫中心大量的工作。

问:平安集团作为中国的投资者在海外投资时,您认为这些被投公司是如何认知这家企业的?

答:就平安集团而言,(对于那些不太了解这家公司的人来说)最令人吃惊的是其业务的广度,对金融和医疗行业的远见,以及平安集团如何在大数据、机器学习及人工智能的应用上入手从一家保险公司未来转型成为一家科技企业。

以我的经验看,我们的资金还是非常受欢迎的。我们走进这些企业去学习、利用和发挥他们的创新技术。

问:近期中国政府紧急叫停了ICO(首次代币发行),与此同时传央行准备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您认为数字货币在中国的发展如何?

答:我认为整个数字货币现象都十分有意思。我不认同这样的想法,就是你可以制造自己的货币,并期望它作为交换媒介而价值飞涨。我认为当今全球货币体系运行的模式依然是各国央行掌管着货币的供应,还没有哪个负责任的央行会愿意把这一控制权拱手相让。

所以这就催生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是否有可能称央行发行的货币为一种特殊的算法货币?我认为这个答案是非常有可能性的。仔细想想,如今的货币其实已经虚拟化了,许多场景下已经不存在有形的交易媒介。我想这就是未来。

关于罗中恒:

罗中恒先生于2017年5月加入中国平安,担任集团首席创新执行官,并出任初始规模为10亿美元的中国平安全球领航基金首席执行官。在此之前,他曾在花旗银行供职18年,离开前曾担任全球零售银行总裁,管理花旗全球零售银行和抵押贷款业务。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