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中国基金的成绩仅及格

作者: | 2012年07月16日 — 22:46 北京时间
请在iTunes商店内订阅本播客节目,或者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

请点击这里收听本期播客节目:


本期的中国金融播客,嘉宾霍华德·马克斯对其现管理近800亿美元的橡树资本的中国基金打了分,并与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分享了他最新出版的中文版《投资最重要的事》一书中的精华。

霍华德·马克斯自1995年创立橡树资本,已经成为欧美受压债券投资者中最成功的一位。橡树资本管理着近800亿美元的受压债券,高收益债券和可转换债等基金。根据美国Cambridge Associates的估计,橡树资本17个受压债券基金过去22年达到年回报率19%,比同行多出七个百分点。马克斯本人也身价倍增,福布斯估计其个人净资产为15亿美元。

他在橡树资本位于纽约的办公室接受了中国金融播客主持人向冀的采访。

您可以在音频播客节目中收听完整的采访,观看简短版的视频节目,或者阅读下面的采访摘要。

Q: 你刚结束了在中国的旅行,橡树资本自2007年在北京有了办公室。你对那里的投资环境如何评价?

A:我对中国长期的经济前景非常敬仰。我认为一个高速增长的经济体,再加上政策需求会产生管理上的挑战。因此,有时增长会超过预期;然后又会努力使增长速度减速。

现在是一个经济减速的阶段,问题是经济会如何着陆。到底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当然,如你所知,我从不认为我知道答案。

另一个需要单独提出的是,中国的顾客群体,美国和欧洲,这些发达国家自身增长非常缓慢。那会对中国经济产生阻碍效果。两个因素结合意味着中国将进入一个缓慢发展阶段。

接下来看估值情况。估值已经从两三年以前回落许多,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认为中国的前景,永远毫无忧虑。价格下跌程度较大,不管是从和其它国家相比,还是从绝对值上看,这对投资前景来讲非常健康。

Q:你在中国面对的挑战,与在美国或者欧洲有哪些不同?

A:一个(国家)控制的经济,可能有能力在短期内要运作的较好。但是(国家)控制的经济,人们还没能从长期来看其运行将如何。许多过去尝试的此类试验没能长久。因此我们需要拭目以待。

但当然了 中国是在(国家)控制经济和较少(国家)控制经济模型当中寻求妥协。

另外,世界还没能看到在和中国做生意,当涉及产权问题的时候情况怎样。私人投资者,特别是海外私人投资者,是否能够以公司所有人的身份获得成功。(此前提不清楚的情况下)你最好避免涉及以此前提为成败关键的情况。

例如,在我们的受压债券的投资中,我们常投资那些无法偿还债务公司的债券。因为我们(西方)有债权人权益,可以使我们能够获得公司的价值。

我们不知道债权人权益在中国将如何被对待,因此我们可能不会在中国投资那种以(债权人权益)为基础的项目。

Q:这是为什么橡树资本在中国主要投资于私募股权项目?

A:是的,在私募股权项目,而且非常缓慢。

我们几年前募集了一个基金。我们投资步伐缓慢,还没有全部投放完其资金,可能将来也不会全部被投资。没有投资任何我们称为受压债券控股或者借贷控股等情况,

就是因为我们刚讨论过的原因。并且,我们将继续非常谨慎的推进。

A:我们是否可以说橡树资本的中国运作是第一,在中国有自己的团队;第二,在中国学习如何应对那些挑战?

Q:当然,我们首先是努力实现收益。我们有客户的资金在中国投资,因此,安全的实现收益是绝对第一位的。

不过,你说的对。在(中国)插上自己的旗帜对橡树资本很重要,并学习(中国市场运作的)方式。随着我们在中国累计经验,我们希望可以完善自己的方法并作出需要的调整。

我想强调的一点是,我们不会进入中国,并认为在美国欧洲行得通得方法能够也在中国市场行得通。

A:你对橡树资本在中国的表现打多少分?

Q:首先,我很难把中国的表现放入亚洲投资的背景进行对比。我们在中国还没有进行足够多的投资活动,以构成有意义的数据取样。

我说可能是C+,从绝对值的角度看。

但是我们没有亏损,而且我不知道其它投资者成绩如何,所以答案可能是和其他人一样好。但我真的不知道,也不会冒险猜测。

A:现在谈谈你的书。你刚上个礼拜在中国发布了中文版:《投资最重要的事》,顶尖价值投资者的忠告。这是一本汇集了你成功秘密的书,你为什么要写出来与其他投资者分享呢?

Q:我对想法感兴趣,不仅仅是赚钱。

我喜欢产生其他人还没有想过的想法并与别人分享。一次一个行业的朋友写道,你是投资业的哲学国王。

如果这是真的,这表明第一,我有一个不全物质化的本性;第二,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哲学家喜欢分享自己的想法。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喜欢写作,喜欢演讲。正如我在书的开头写的,我的希望是人们读了我的书,然后说:天,我怎么从没这么想过!如果这样,我就成功了。

Q:他们可能说:天,我从没这么想过;但是他们不可能复制(你所做的)?

A:是,是很不容易复制的。投资不能被减化成一个公式,一个程序或者一个药方,每个人都可以按步就班。

除了有投资的好想法,第一,这些想法有的在情感上具有挑战性去付诸实践,因为你必须与市场和周期逆向操作;另一点是有的想法在智力上也极具操作的难度。必须有非常好的脑子才能成为优秀的投资人。

所以尽管我写了这本书,仍然会有机会赚钱。那些机会不会完全被套利消失。

本期嘉宾:

霍华德·马克斯是美国橡树资本的董事长和联合创始人。橡树资本是总部位于洛杉矶,管理着近800亿美元,主要投资于受压债券和高收益债券的投资公司。霍华德·马克斯也是《投资最重要的事》一书的作者,其中收录了笔者在四十多年投资生涯中积累的经验和准则。他之前曾供职于The TCW Group和Citicorp Investment Management。

 

标签: , , ,

评论 (2)

Trackback URL | 节目RSS评论

  1. 叶戴维 says:

    橡树还是在中国找到了好的合作伙伴和经理人啊。

    环境是否顺境或逆境,都是考量商业模式。

    产权问题还是得在于不断革新吧。

  2. “例如,在我们的受压债券的投资中,我们常投资那些无法偿还债务公司的债券。因为我们(西方)有债权人权益,可以使我们能够获得公司的价值。我们不知道债权人权益在中国将如何被对待,因此我们可能不会在中国投资那种以(债权人权益)为基础的项目。”在中国上市公司破产重整中,债权人权益确实得不到足够保护。

发表评论


最新视频